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魔性小游戏“掘地求升”为什么能一夜火爆直播圈?

如果大家平时有看直播,那么应该知道,很多主播都在玩一款名为《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简称GOI)的魔性小游戏,包括Faker、女流、夏一可、YYF等。其中任何一位都是当红主播,可见游戏无疑已经火了。

游迅网

此游戏由Bennett Foddy开发,使用了物理重力引擎演算,纯鼠标操作。游戏中你扮演一名残疾人,利用手中一把铁锹撞击地面或勾拉物体使自己上升,最终目的是飞向太空,因而得名“掘地求升”。

你需要注意的是,“班尼特福迪”是游戏的开发者而不是游戏里那个下半身装在罐子里的人,他的双腿都还在。当然从游戏感受来说,很多玩家都诅咒开发者班尼特福迪变成游戏中的样子。

游戏为什么火?

2014年2月,越南程序员Dong Nguyen(阮哈东)开发的《Flappy Bird》一夜之间走红,在各大平台获得总计5000万次以上的下载,而游戏本身异常简单:你控制一只小鸟在水管间飞行,撞上水管游戏就结束。控制鸟的方法是点屏幕鸟就会上升,否则缓慢下降。就是这样一个用两句话就能介绍清楚的游戏居然能获得如此成功,当时我们也有类似的问题,这游戏为什么会火?

针对《Flappy Bird》走红的原因,当时的诸多开发者、渠道和媒体都有思考,结论也千奇百怪,其中不乏荒诞不经者如“玩家喜欢鸟类游戏”。按这说法,GOI火的原因就是玩家喜欢罐类游戏,我们应该去做一个捏罐子的游戏?(还真有这种游戏,那就是iPad上的《Let's create! Pottery》)

游迅网

按我理解,无论《Flappy Bird》或GOI,其实质都是“自虐型游戏”。前者在水管间飞来飞去,能有多大快乐?关键是你看不到任何阶段性目标,也没有奖分奖命之类设定。无论之前你飞了多远,只要撞水管就Over。后者操纵难度奇高,爬半天爬不上个小坡。另外,一不小心会还摔下来甚至摔到底、前功尽弃。摔下来后想到又要重新爬一遍,真是万念俱灰。

所以这两个游戏都有点虐,这毫无疑问。

“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流行自虐游戏对吗?”

好像还没有这么简单。

文化现象

这个游戏正式发售日期是12月6日,大家玩到的都是所谓的“偷跑版”,甚至可以说是盗版。我们很难得知它究竟有多少人在玩,但从各方面渠道综合估计,不会超过六位数。最关键一点,它没有任何持久吸引力。你会玩一次两次,但你想不出反复玩的理由。因为它没有分数,不获得成就,缺乏收集要素……它的乐趣来自何方?

在我看来,乐趣来自于看别人玩。无论Faker、女流、夏一可、YYF或Zard(据说是他先找到这款游戏并在主播圈里推广开的),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通关。不仅没能通关,很多人甚至在玩了几个小时后还停留在原点——游戏操纵不容易,而且即使爬得很高,仍有可能摔回来。每当主播爬不上山时,弹幕就会呈现出一边倒的嘲笑;每当主播摔下来、摔回底部时,弹幕更是铺天盖地“666666”。由此甚至诞生了一个专有名词“血压拉满”:主播YYF有点高血压,爬了半天爬不上山,甚至在惨叫声中一路跌回底部平原,可想而知他会是什么心情?当然是“血压拉满”了。

所以,实际上这游戏的乐趣不是来自于自己成功爬上山,而是来自于你目睹别人摔下山。它通过这种方式极大地渲泄了人性中的某些负面情绪,因而得到大家喜爱。反过来,主播心里也清楚这一点。观众就是你的用户,所以这可以视为某种用户情绪管理、用户运营。还以YYF为例,他是打DOTA2出身,平时也主要玩DOTA2,但他也玩RPG、玩吃鸡、玩爱福杰尼和你一起爬山。什么好玩就玩什么,观众爱看什么就玩什么,时刻保持自己走在潮流最前线,这样才能不被时代淘汰。

归根结底,我们看直播,看的是什么?有些人喜欢美女、喜欢大胸,这不能说有错。但美女、大胸只是外在现象。我们看直播主要是放松、休闲、获得一些快乐,因为平时上班上课累啊。一天下来回到家,只想坐沙发上看会直播,一看哦YYF又摔下来了,血压拉满,哇哈哈哈!

这才是GOI成为文化现象的真实原因:主播们认为如果不玩这个游戏,就不够新潮,不够时尚时尚最时尚,那就有可能会被观众嫌弃,而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反之,你玩了,可能你爬上去了(几率很小),也可能爬不上去,但其实没有人关心你爬不爬得上去,大家看个开心就行。爬上去干嘛?又不是要考科目二半坡起步。

游迅网

我话就放在这,12月6号游戏发售,到时候你可能都不记得有这游戏,更别说自己去买来玩。但至少是目前,它能给你带来欢乐——去看看你关注的主播有没有在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