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泔水猪是如何养成的?多家餐馆泔水“直送”养猪场

夜幕降临,通州北堤寺村一处大院内陆续驶出多辆货车,奔向北京城区的商场闹市。餐馆里食客尚未散去,一桶桶混着油脂剩饭的泔水被搬上货车。最终运回大院给数千头生猪食用。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饮店。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饮店收取泔水。

大院内的养殖户说,这些泔水猪一般三四个月出栏,“卖到外地”。

用泔水喂养的猪发病率比正常饲养的猪高30%到50%。“泔水猪”不但容易引起动物感染沙门氏杆菌、大肠杆菌等10多种传染病菌,而且由于病原体寄生在猪的体内繁衍,还可造成多种人畜共患病的发生。因此多年来,未经无害化处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来喂猪。

在泔水养猪的背后,泔水私运问题依然存在。2006年施行的《北京市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的产生者不得将餐厨垃圾交给无相应处理能力的单位和个人。

但一些餐馆的餐厨垃圾仍交由无资质的个人收运,甚至是卖泔水获利。另外,有餐饮企业自称已签约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但最终泔水还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猪。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航拍村南的养猪区域,院后的两个池子,一个堆放粪便废弃物(左侧泥浆色),一个池子是日常废水(右侧灰色的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航拍村南的养猪区域,院后的两个池子,一个堆放粪便废弃物(左侧泥浆色),一个池子是日常废水(右侧灰色的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搬运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搬运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养猪场多辆货车深夜进城收泔水

东南六环外的通州区北堤寺村,村南一座长宽近百米的大院,在一片庄稼地里显得扎眼。

院子墙头低矮,铁皮遮挡,3个大门终日紧闭。靠近时,猪的哼叫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臭味。

村民老张(化名)家的田就挨着大院。他说,此处是个养猪场,已有3年多,每天都有多辆泔水车从村里经过。

3月19日晚6时许,大院中间的大门打开,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开出后,司机下车将大门锁紧。半小时内,院内共开出5辆货车,均往进城方向驶去。

“京Q**880”是其中一辆。从外观看已十分破旧,车厢后沾满黑油,连车牌都几乎无法辨认。

出村后,“京Q**880”经过于家务高速收费站,走京津高速,开向东四环。

50分钟后,“京Q**880”在东四环南路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C座后门停下。

两名男子下车打开车厢后门,抬出几个一米多高的塑料桶。只见车厢内共有10多个沾满油污的塑料桶,还有一台小型起重机。

二人上了三楼,这层有近20家餐饮店。挨着货梯的通道里,几扇门开着,往里是餐饮店的后厨。几分钟后,二人从屋内拉出几只泔水桶搁在门口,里面盛满飘着油花的剩饭残渣。随后,他们将泔水桶挨个运下楼,用起重机吊进车厢。

三楼一家餐饮店服务员说,后厨的泔水都是当天产出,小店一般一天一桶,晚上有专人拉走。

货车上的两名男子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运了五六大桶后,离开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约半小时后,“京Q**880”来到延静里中街的玉林烤鸭店。

一男子下车进店,另一人进了后厨。他们拖出两只盛满泔水的桶装上车,又把饭店的垃圾收走扔进车厢。

之后,“京Q**880”来到广渠门外大街的双井轩餐厅及另外两家酒店,将成桶的泔水装车收走。

3月19日晚,从大院驶出的另一辆“京P**Q17”货车,出村后奔向了北四环。这是一辆平板货车,数个泔水桶排放在后舱,同样是两人跟车。

当晚8时30分,“京P**Q17”停在小营路的一家饭馆门口,跟车人去店里拎出两桶泔水,倒入车上的大桶。

往前开了几百米,“京P**Q17”在一家宏状元餐厅门口停下。两人进店后穿过食客区直奔后厨,几分钟后,各拎两桶泔水装车,随后开往下一站。

深夜将近零点,“京Q**880”和“京P**Q17”才相继收工,带着满车的泔水回到北堤寺村的大院里。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经过多天的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饮店。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饮店收取泔水。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停靠在公交站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每次搬运两桶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停靠在公交站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每次搬运两桶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粪便和泔水倾倒水沟致水体变黑

收集而来的泔水最终成为大院内数千头生猪的食物。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曾数次进入大院探访,发现在院门边的墙角处,一只摄像头时刻开启,里面的人可以通过电脑实时监控。

院门后是一条约5米宽的土路,坑坑洼洼延伸百米。土路两侧,是一排排旧铁架搭起的大棚,棚顶由复合板拼接而成,下面电线错杂。每个大棚里,半米高的水泥墙隔成20多个猪圈,每个猪圈养几十头生猪。

大棚散发着恶臭,粪便、水管和杂物堆在一旁,甚至有猪崽跑出大棚跑动。地上有一处砖砌的拌料池,一把铁锹插在饲料上。

每排养猪大棚归一家养殖户,他们住在大棚前的砖房里。看到生人入内,养殖户都十分警惕,会仔细打量,很少搭话。

一名养殖户说,在此养猪的都是外地人,有的来了一年多,有的才搬来几个月。每家差不多养三四百头猪。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租户将打扫出的粪便和废物倒入院后的池子中。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租户将打扫出的粪便和废物倒入院后的池子中。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重案组37号探员注意到,几乎每座大棚边上都停着小货车,有些装泔水的桶还没卸下。

每天早上7时左右,养殖户开始忙活喂猪。院内,有人支起露天大锅熬泔水。大院里飘起阵阵柴烟。

上述养殖户说,他们都是拿泔水喂猪。对于泔水的来源,养殖户大多不避讳。

一名养殖户坦言,泔水都是从市区各餐馆收来的,“最近不好拉,平时得躲着城管。”他还说,泔水残渣喂猪后,养殖户还会撇出上面的油脂装桶,有专人上门买油,一桶能卖几百元。

大院除了破败的大棚,没有任何养殖设施。重案组37号探员现场看到,一名养殖户把清理出的粪便和泔水装进小推车,然后倒进院后的一条水沟里。

水沟的水已呈青黑色,飘着白沫,腥臭弥漫。由于长时间倾倒,离猪场较近的一段水体,已被粪便和污水覆盖凝固。

当地一村民称,这条水沟原先是活水,村民常抽水浇地,之后因为修路被切断,“这几年被养猪场倾倒污水,已经没法用了。”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养猪的住户在院内烧废物,左侧的通道停放的车辆和水漕内,都装满了泔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养猪的住户在院内烧废物,左侧的通道停放的车辆和水漕内,都装满了泔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养殖户称泔水猪“卖到外地”

在北堤寺村的养猪大院,不定期有货车将小猪崽运到此处。

3月20日,一辆京牌大货车拉着数十头小猪崽驶入大院。半小时后,空车出来。

货车开车谨慎,出村后,往出京方向驶去。为防止被跟踪,车辆在发现后方有车时,会减速停在路边,等后方车超过后再启动。有时会突然拐入一条小路,短暂停靠后又掉头离开。

一位养殖户说,大院的泔水猪一般三四个月出栏,因此需要补充小猪崽。泔水猪出栏时会有车来收。

3月30日中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看到有内蒙古牌照的货车来大院收猪。货车在院内的一座大棚前停下,穿着蓝色大褂的随车人员下车,指挥养殖户将猪圈里的大猪抬出,随后称重装车。

至于猪的去向,养殖户多不作答,只说“卖到外地”。

这些泔水猪一旦流入市场,也给市场带来风险。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指出,泔水喂猪容易导致人畜共患病或动物疫病的发生,“城市饭店泔水成分复杂,餐巾纸甚至牙签都可能掺在其中。此外,泔水可能含有病菌和重金属,猪吃了之后,会在其体内残留,影响猪的健康。”

多年来,未经处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来喂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从事畜禽养殖,不得使用未经高温处理的餐馆、食堂的泔水饲喂家畜。

2010年7月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也提出,不得用未经无害化处理的餐厨废弃物喂养畜禽。

近年来,北京市有关部门也一直在打击泔水猪。早在2011年7月,新京报报道了大兴区和通州区存在泔水养猪的现象,随后当地进行了大规模查处。

2013年,又有媒体刊发了此类报道。北京市农业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开展“泔水猪”专项整治行动的紧急通知》,从当年11月28日起,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泔水猪”专项整治行动,包括对辖区使用餐厨垃圾饲喂动物的养殖行为进行拉网式摸排,全面梳理餐厨垃圾饲喂动物基础信息;加强屠宰环节监管,杜绝屠宰未附有检疫证明和未经检疫动物违法行为等。

但泔水猪仍未禁绝。在朱毅看来,是利益驱使。“养泔水猪的一般都没有资质,场地偏远。从城里运泔水,能帮餐馆省一笔处理费用;

用泔水喂猪,也比饲料喂养成本低一半。”

北京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泔水在高温杀菌的情况下可以喂猪,但在利益的驱使下,增加设备就增加了养猪户的成本,难以实施。要从源头上杜绝泔水猪,只能是加大对泔水的资源利用程度。比如建立厨余垃圾处理厂,以减少厨余垃圾流向养猪市场。

▲3月20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一辆拉运猪的货车驶进该养猪厂区。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3月20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一辆拉运猪的货车驶进该养猪厂区。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多家餐馆不签合同交由个人收运

对于餐厨垃圾的处理,北京市10多年前既有规定。但在泔水养猪的背后,泔水私运问题依然存在。

2006年实行的《北京市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的产生者不得将餐厨垃圾交给无相应处理能力的单位和个人。

这意味着北京市的餐厨垃圾不能直接喂猪和非法收购炼地沟油。泔水私运也被明令禁止。

办法还规定,餐厨垃圾产生者可委托专业企业进行集中处理。运输餐厨垃圾应当使用专用密闭机动车辆。车辆必须具有市市政管委核发的准运证件,方可从事运输。不具备专业技术条件的,不得进行餐厨垃圾的集中收集、运输和处理。

从北堤寺村大院驶出的泔水车非专用密闭,所拉泔水直接用于喂猪,均违反相关规定。

同时,一些餐馆的餐厨垃圾仍交由无资质的个人收运,甚至是出售泔水获利。

3月份以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多次调查发现,上述泔水猪养殖户前往东四环南路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3楼多家餐饮店收运泔水。

三楼有10多家店的泔水,都由一家食品管理公司统一联系签约。该公司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说,其管理的10多家餐饮店,一天约有10桶泔水,都是交给一家“正规有资质的公司”处理。

对于签约公司的名称,他说并不清楚。“我们合作很多年了,他们运泔水,顺便给店里清理垃圾。他不收钱,我们的泔水也让他们免费拉走。”

该楼层一家餐饮店负责人说,来商场拉泔水的有两拨人,“他们上店里来拉,每个月付给他们900元,没跟他们签合同。”至于泔水收走后的用途,他称“听说是拉去喂猪。”

知情人士称,不少商家知晓泔水中的油可以收集卖钱,残渣可以喂猪,因此更愿意跟没有资质的个人合作,以出售泔水牟利。

朝阳八里庄街道路边的一些饭馆,则把泔水做成了一门“生意”。

4月12日,重案组37号探员以收泔水的名义走访了附近几家餐饮店,对方直接问“你给多少钱?”

一家烩面馆的负责人坦言,来店里拉泔水的是个人,也没签合同,“没人来查。”

“我们店泔水油多,他们每个月给我300元钱,每天拉一趟,应该是拉去喂猪了。”她说,如果能每个月给她500元,就愿意“换人”。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摆放着泔水桶(右侧),槽内有部分泔水(左侧)。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摆放着泔水桶(右侧),槽内有部分泔水(左侧)。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街道组织餐馆签约正规处理公司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一些餐饮店尽管与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签约,但最终泔水还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猪。

“京Q**880”拉泔水的玉林烤鸭店,也在八里庄街道辖区。4月12日,该店一名经理说,门店的废弃油脂和餐厨垃圾都和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签约。“街道牵头帮我们联系的正规公司,一年一签,前不久刚续签了。”

小营路的宏状元店店长也表示,宏状元的餐厨垃圾处理单位都是由总公司签约,“肯定都是签的正规单位,要换公司也是总公司决定。”之后,重案组37号探员前往另一家宏状元门店咨询,也得到了“总公司签约”的回答。

去年11月有报道称,朝阳区城管委环卫科餐厨垃圾规范收运工作负责人介绍,截至去年9月30日,辖区一共5200余家餐饮单位,已经全部与有资质的收运单位签署了规范收运合同。

对此,八里庄街道城建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街道辖区的餐饮单位基本都签了正规公司,“已经签了150家左右,只有个别散户没签。签的是朝阳区招投标中标的两家有资质公司,一家负责回收废油,一家负责处理餐厨垃圾。”

他说,按照区里的相关要求,由街道牵头联系各餐饮单位签约,餐饮店每个月向签约公司支付一定费用,“像玉林这种大单位,应该签了。”

双井轩餐厅所在的双井街道也牵头组织商户签约。该街道城建科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街道的餐饮店基本都签了,包括双井轩。

对于私运泔水的情况,这名工作人员说,如果有这种情况,会有执法部门进行查处。

4月12日晚9时30分,延静里中街的玉林烤鸭店门口,“京Q**880”如常停靠,装上两桶泔水后,驶离。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的租户正将泔水放在一辆河北牌照的卡车上。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的租户正将泔水放在一辆河北牌照的卡车上。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