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pp开发外包价格 下的文章

来源:南方都市报

注册了多余账号很久不用,担心信息泄露却发现注销不了?可能很多人都被这个问题困扰过。近日,《人民日报》报道称多款App推出了注销功能,网友纷纷留言点赞。但南都记者实测发现,一些App的注销功能只是“看上去很美”,用户要达到注销条件十分困难。更令人不解的是,有的App注册时只需要手机号,注销时却需要用户提供身份证照片等实名信息。

工信部:App应依法提供注销服务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的生活与各种App变得密不可分,交给App的信息也越来越多:使用手机钱包或是订票软件,要绑定银行卡,还得刷脸认证;想购物、订餐或是叫车出行,必须留下手机号码和家庭住址。

便利的同时,互联网的开放性也增加了人们信息泄露的风险。有的App注册后就没怎么用过,放在App里的信息被窃取了怎么办?能不能删除?不少人有这样的担忧。但实际上,绝大多数App并没有注销功能。App注销不了的问题因此突显。

今年1月,工信部曾就此回复中国政府网的网友留言,强调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在用户终止使用服务后,为用户提供注销账号的服务。

那么,各家A pp如今做得怎么样呢?南都记者选取了20款生活常用A pp进行测试。这些A pp涵盖了社交、出行、购物、娱乐等领域,其中十款App曾接受中央网信办等四部委评审。

南都测评的结果显示,20款App中,QQ、邮箱、快手、抖音没有提供自主注销功能,今日头条、、12306、摩拜、美团外卖、饿了么可通过联系人工客服注销。其余10款App允许用户在App内自主操作,但部分仍需人工客服审核资料才能真正完成注销。

在不可注销的四款App中,快手客服明确告诉记者不能注销。抖音的A pp内没有注销按钮,用户协议中也没有注销内容。记者通过客服反馈提出注销需求,三天后仍未获得回复。两款App的操作按钮和用户协议中均没有明确的客服导引,记者通过网络检索才找到客服电话。

QQ在今年3月20日上线又很快下线注销功能,团队回复南都记者称,注销尚处于灰度测试阶段,将在优化后再次上线。网易邮箱的网页版上有注销说明,但用户不能自主注销,只能通过180天不使用的办法让平台注销。

注册只需手机号,注销却要身份证

实测过程中,南都记者发现一些规则设定缺乏合理性。高德地图、地图和这3款A pp,注册和使用时只需要提供手机号,注销时却必须提供有效的身份证件信息。对此,各家客服都没有明确说明原由。

以高德地图为例,记者在提交注销申请后拨打客服电话,以用户身份询问为何注销需要证件信息。接线客服避而不答,推说后续会有专门负责注销的同事跟进,用户可以在A pp内“我的反馈”界面内查询注销进度。一天后,记者发现注销进度显示“已处理”,但期间并没有客服联系记者,账号也没有注销成功。

更让人不解的是百度地图的注销流程。记者使用的测试账号只有手机号信息,没有经过实名认证,注销时却需要先通过短信验证码验证手机号,再填写姓名和身份证号,接下来还得刷脸认证。

根据《网络安全法》的规定,网络运营者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的约定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因此,北京玺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程贞认为,百度账号注销不仅要实名认证还须刷脸认证的设定有待商榷。“刷脸与手机号码认证没有必然的对应关系。”她说。

普遍存在“注册1分钟,注销2小时”

为了考察App注销的难易程度,南都记者综合有无注销条款、有无声明注销后果、有无操作指引、有无数据导出选项等八个方面的情况(见测评打分标准表格),对20款App进行打分。难易程度分为简单、中等、困难、暂不可能四档,得分越高,则说明注销越容易。

结果显示,容易注销的仅有微信一款,淘宝网、航旅纵横、新浪微博等3款App注销难度中等,商城、滴滴出行、、ofo、高德地图等12款App注销困难,快手、抖音等4款注销暂时则根本不可能(见测评最终结果表格)。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App的注销入口隐藏在诸多功能按钮之间,用户找到App注销入口绝非易事。根据记者测评,10款可自主注销的App中,6款需要跳转4-6次才能进入注销界面,1款需要跳转7次以上。其中,京东商城的注销入口甚至深埋在App内的某项客户服务解决方案中,似乎越隐蔽越好。

以高德地图为例,进入App主界面后,用户需先点击左上角头像,跳转新界面后拉到最下方,点击“帮助中心”。跳转后,在多个功能按钮中选择位于屏幕最右侧的“基础功能”。再次跳转后,点击从上往下数排在第六位的“账号”。进一步跳转,才能看到“账号注销”。如果事先不熟悉,用户需要摸索很久才能找到账号注销的正确位置(见App注销流程表格)。

此外,绝大多数注销困难的App都设置了前置条件,一些条件看上去很简单,实际上却涉及到App所属公司的其他产品或其合作公司、关联公司的产品,全部完成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以百度地图为例,由于百度账号在所有百度产品通用,用户注销前必须清空百度网盘内的所有资料。百度钱包等产品,则要确保没有余额,且不是会员。账号注销一天限制点击十次,注册不满一年的账号不可注销。

一些人习惯在登录其他App会选择使用微博/微信/QQ登录,这也会给注销带来困难。新浪微博就规定,注销微博账号需要解绑其他App、网站的账号,清空所有的站外授权关系。微信、京东商城也有类似规定。

归结起来,注销前置条件主要有以下几类:1)账号处于安全状态(近期没有进行过修改密码等操作);2)账户没有进行中的交易或余额、欠款、纠纷记录;3)与关联网站解除绑定。

据了解,网络运营者设置繁琐的注销前置条件,除了留住用户的考虑之外,也确实是出于安全需要。例如,支付宝要求用户注销时账户无余额,不存在未处理完毕的业务,且注销后不能重新注册。据支付宝客服解释,这是为了防止有人通过恶意注销清空以往的未还债务和不良信用记录。

关于账号应处于安全状态的注销条件,“四叶草安全”的安全专家田铭说,这是为了从常用设备、登录地址、有无修改密码等行为来判断用户的账号安全,排除盗号风险。田铭说,用户注销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操作,每个系统之间有不同的关联性。App注销有不少前置条件,既是为了保障用户权益,也是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纠纷。一款App推出注销功能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因为要确认各个业务线具体用到哪些用户资料,以及账户注销后是否会影响企业间的账户关联和稳定性。

业界对比

注销成功不等于数据删除 App或继续留存使用

且不提供个人数据导出功能,对比国外类似产品,均有该功能

在测评中,这些App暴露了两个普遍的失分点,其一是没有向用户说明注销生效的时间。可自主注销的10款App中,只有一款写明会在60天内处理用户的注销申请。不说明生效时间意味着用户提交申请后就处于“听天由命”的状态,根本无从得知处理状态。

另一主要失分点是未提供个人数据导出的功能。大多数App都只是提醒用户,注销后会清空账户内所有信息。以微博为例,记者咨询人工客服是否能导出数据,客服表示不行,注销后账号所发微博、私信都会消失,且注销账号的登录名和昵称无法释放,无法用于重新注册。

可资对比的是,不少外国公司的产品,如、、Evernote等,均提供个人数据导出功能。Facebook可导出的数据包括用户发布过的状态、聊天信息、个人信息等,这些数据会以网页的形式打包到一个压缩包里。

需要注意的是,注销成功并不等于用户的所有个人数据会被删除,这一点可能是很多用户没有意识到的。“四叶草安全”的安全专家田铭提到,一些App或网站为了继续保存用户个人数据和不影响网站架构,可能会存在假注销的操作。所谓的注销,不过是不对外展示其用户名和信息,但数据依然存在于App数据库里。

在南都记者测评的20款App中,一些App在用户协议里写上了删除数据的相关条款,另一些A pp则在注销过程中作出说明。但就南都记者的体验来看,两种说明方式都不太明显,很容易被忽略。

京东商城的隐私政策就写道,注销京东账户后,只会在京东商城的前台系统中去除用户的个人信息,使其处于不可检索、访问的状态。但“相关交易记录可能须在京东的后台保存5年甚至更长”。支付宝也在服务协议中声称,支付宝仍可保存用户注销前的相关信息。

有些用户希望注销后能抹去在该App中的所有记录,也未必能实现。百度的注销提示就表示,“您在平台贡献的内容,将由平台自行处理”。记者亲测发现,注销百度账号后,曾经在百度贴吧、百度知道内发表的内容仍然存在。

微信、淘宝网、高德地图和滴滴出行的说法比较相近,它们都在协议中声称会在用户注销后“删除或者匿名化处理”用户的个人信息。所谓匿名化,指的是移除个人数据中可识别个人信息的部分,通过这一方法,数据主体不会再被识别。业界一般认为,匿名化数据不属于个人数据。

“匿名化数据不应受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法律的调整,网络安全法对此也进行了除外规定。企业只要根据法律要求对用户的个人数据做了匿名处理,就可以合理使用。”北京玺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程贞说。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也认为,App无权在用户注销后继续留存或使用个人数据,但匿名化后的商业使用是合乎规范的。

律师说法

App注销应以“原路注销”为妥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表示,关于账户注销问题,目前的法律规定都较为简单,以原则性为主,实操性仍不足。他告诉记者,注销应以“原路注销”为妥,即用户以何种方式注册,就以何种方式注销,这符合账户注册的便捷性原则。如果用户仅用手机号注册,但注销时又需要提交手持证件照或生物识别信息,实际上是网络运营者又收集和使用了新的信息。如果原隐私政策中没有对此加以约定,则属于滥用个人信息。

南都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些App在注册时只需手机号,但实际使用需要实名认证,如摩拜单车。这类App在用户注销时也需要用户提供身份证件信息。对此,麻策认为,如果用户在注册时仅使用了手机号,但实际使用中因某类功能(如网购、游戏充值等)所需进行了强实名关联和进一步认证,网络运营者出于保障用户权益(如账户相关的虚拟资产)的目的,注销时要求用户强认证,具有合理性。

北京玺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程贞也表示,用户提出注销申请时,企业为了确保验证用户身份的准确性而要求用户提供身份证件信息,经过用户同意提供,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但是用户提供的身份证件信息仅能用于企业进行此项验证,验证后企业须删除用户的身份证件信息,不应进行存储或用于其他目的。

报告结论

测评结果显示,容易注销的仅有微信一款,淘宝网、航旅纵横、新浪微博等3款App注销难度中等,京东商城、滴滴出行、支付宝、ofo、高德地图等12款App注销困难,快手、抖音等4款注销则暂时不可能。

原标题:92岁老爷子每天捡烟头2小时,为大西安最美老人点赞!

众所周知,城市文明需要每一位市民悉心呵护,但在现实当中,仍有不少人手里的烟头和果皮等杂物随地乱扔。

然而,在西安有一位92岁的老人曾铭,每天2次从大车家巷到南大街到粉巷捡烟头已1年有余,被周围邻居称为烟头革命中“行走的教科书”。

在社区领了垃圾夹,每天“扫街”2小时

曾有人说老爷子作秀,现在再也没人这样说了

曾老爷子,一手提着红色塑料桶,一手拿着垃圾夹,不顾头顶烈日,循着以往路线,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时不时捡起烟头或垃圾,攒到一定量时,倒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曾老爷子祖籍河北,曾上过抗美援朝战场,来西安已50余年,自称“大半个西安人”,现居住在大车家巷社区建行家属院内。2016年12月,西安开展“烟头革命”,爱看报爱听新闻的老爷子,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事。

“我非常赞成市委市政府的这项举措。市容环境是城市的‘面子’,是第一印象。有一次我在街上遛弯时,碰到正沿街捡烟头的社区工作者,就问他们我能捡吗。后来,我在大车家巷社区领了这个红桶和垃圾夹。“曾老爷子说。

曾老爷子记不清具体哪天起,他就成了一名义务捡烟头的工作者。早午各一次,每次大约一个小时,只要不是特别极端的天气,都不间断。路线大致是从大车家巷到南大街到粉巷。

曾因捡垃圾摔过,被家人制止 但他生了气

他让人深刻地理解了“烟头革命”

“最初走得远些,后来住院之后,感觉身体有点吃不消,才缩短了。不光烟头,纸片、烟盒、垃圾,我看见了都捡。”曾老爷子说。

而曾老爷子的女儿曾动过阻拦的念头,但最后老爷子赢了。

曾老爷子的女儿说:“我爸耳朵、眼睛都不好,因捡垃圾在路上摔过。有次雪天摔倒后,我操心再出意外,劝他停止。没想到老爷子生了气,都不和我说话了,过了几天才说对我的话‘不乐意’。我看他闷闷不乐,才转变想法,想着只要他高兴,只要他身体行,他想捡就让他捡。他一辈子都这么无私,这么乐于奉献。”

有年轻人看见老人后,捡起乱扔的垃圾

在无形中制止了许多乱扔垃圾的行为

大车家巷社区主任王百玲说:“老爷子捡烟头一年,不知有多少社区居民都在无形中被老人感化。我们作为社区工作者也很受感动,还曾给老人颁发奖状,算是对老人的谢意和敬意。”

住在附近的居民张女士说,一年多了,不论寒暑,几乎都能见到老爷子捡烟头的身影。最初也曾有人说过老爷子“作秀”,但现在再没人这样说,很多人看到老爷子老远就打招呼。他不知让多少人更深刻地理解了“烟头革命”,不知在无形中制止了多少次乱扔垃圾的行为。他是一位优秀的城市“美容师”。

而附近几条街道的保洁员,也都是老爷子的“熟人”:“真是个好人。”南大街一位保洁员竖着大拇指说。

曾老爷子说:“记不清有多少回,正准备弯腰捡时,被年轻人一把扶住,弯腰帮我捡起扔进垃圾桶。还有好多次,已随地扔了烟头或垃圾的年轻人,看到我,迅速弯下腰拾起随手乱扔的垃圾。看到这些,我特别高兴。

不用给我太高的赞誉,我就是干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我们西安的市容面貌有了大改观,我希望能一直持续下去。”

“烟头不落地 西安更美丽”

老爷子捡起的不仅仅是小小的烟头

还是城市大文明

2016年12月24日下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在古城西安的城墙上捡拾了27个烟头,由此拉开了以改善旅游和投资环境、提高全民文明意识为目的的“烟头革命”序幕。

随后,我市以打造“清洁之城”为目标,以开展“烟头不落地 西安更美丽”活动为抓手,全面推行城市道路“以克论净 深度保洁”作业标准,在全市打响了一场社会各界共同参与城市环境卫生治理的全民战争。

全市各级机关事业单位率先响应,各级领导干部纷纷走上街头、走进社区,带领干部职工捡拾烟头、清理垃圾、宣传文明,引领社会新风尚,为“烟头革命”的开展树立了旗帜和标杆。




据了解,截至2017年底,全市仅在城市管理系统内开展“烟头革命”专项活动690余次,约谈会5次,组织互看、互比、互学经验交流会28次;同时,广泛动员沿街商户、院校学生、机关单位等群体捡拾烟头、赠送便携灭烟袋、发放宣传资料,参与人数达到150余万人次。

全市新增道路果皮箱12000余个,增设新型道路灭烟柱10500余个,以公共卫生设施的完善和改善,推动“烟头革命”的有效开展。通过“烟头革命”工作的开展,我市道路烟头和零星垃圾数量不断下降,一些道路和广场已经实现“零烟头”,道路“灰带”和扬尘现象不断改善。




一年多时间以来,“烟头革命”在全市扎实、深入、持续、有效开展,赢得了社会各界普遍的赞誉和好评,市民、游客、投资者、创业者通过各自的切身感受,纷纷表达着心声。

陈友谅是家住我市西七路的一位退休干部,谈到一年来“烟头革命”开展带来的可喜变化,他认真地说,街上的烟头,看似是一个环境卫生问题,其实反映出城市治理的水平和相关部门的工作作风问题。一年多来,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率先垂范下,我市以“路长制”为抓手,扎实实施“烟头革命”,在城市公共环境面貌更加干净整洁的同时,也体现了各级干部工作作风的可喜转变。

“烟头革命”也得到前来西安旅游的中外游客的肯定。在大雁塔北广场游览的从南京来的张先生表示:从前,对北方城市,总留有一种“脏乱差”的印象,而这次来西安旅游,没想到这里的城市环境面貌这么干净,听说西安在开展“烟头革命”,并且有一个“烟头不落地 西安更美丽”的目标,我便在这广场上试着找找有没有烟头,但找了半天,还真没有看到一个烟头,我为西安精细有效的城市管理点赞!

人们常说,善念修正道,善德需善举。那么就让我们大家以92岁曾铭老人为榜样,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打造干净整洁的城市环境,为我们自己、中外游客及创业者、投资者创造宜居宜业的生活环境,让我们的大西安更加美丽。

来源:西安发布

原标题:美宣布对俄实施新一轮制裁 具体措施将于16日公开

(图片来源:路透社) (图片来源:路透社)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梦颖]据德国《时代周报》15日消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当日接受CBS采访时宣布,美国将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制裁。美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将于周一公开具体制裁措施。制裁主要针对生产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有关的产品或使用化学武器的公司。

对于美国对俄制裁的原因,黑利解释称,“俄罗斯必须为保护阿萨德政权而付出代价”。黑利表示,俄罗斯已经6次否决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化学武器的决议。

当地时间4月14日,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境内化武实验基地实施“精准打击”。俄罗斯总统普京谴责美英法此举“不可避免地导致国际关系混乱”。针对美英法联军的对叙“单边”军事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4日在就叙利亚局势举行的紧急会议上呼吁各方按照《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行事。

原标题:泔水猪是如何养成的?多家餐馆泔水“直送”养猪场

夜幕降临,通州北堤寺村一处大院内陆续驶出多辆货车,奔向北京城区的商场闹市。餐馆里食客尚未散去,一桶桶混着油脂剩饭的泔水被搬上货车。最终运回大院给数千头生猪食用。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饮店。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饮店收取泔水。

大院内的养殖户说,这些泔水猪一般三四个月出栏,“卖到外地”。

用泔水喂养的猪发病率比正常饲养的猪高30%到50%。“泔水猪”不但容易引起动物感染沙门氏杆菌、大肠杆菌等10多种传染病菌,而且由于病原体寄生在猪的体内繁衍,还可造成多种人畜共患病的发生。因此多年来,未经无害化处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来喂猪。

在泔水养猪的背后,泔水私运问题依然存在。2006年施行的《北京市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的产生者不得将餐厨垃圾交给无相应处理能力的单位和个人。

但一些餐馆的餐厨垃圾仍交由无资质的个人收运,甚至是卖泔水获利。另外,有餐饮企业自称已签约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但最终泔水还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猪。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航拍村南的养猪区域,院后的两个池子,一个堆放粪便废弃物(左侧泥浆色),一个池子是日常废水(右侧灰色的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航拍村南的养猪区域,院后的两个池子,一个堆放粪便废弃物(左侧泥浆色),一个池子是日常废水(右侧灰色的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搬运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搬运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养猪场多辆货车深夜进城收泔水

东南六环外的通州区北堤寺村,村南一座长宽近百米的大院,在一片庄稼地里显得扎眼。

院子墙头低矮,铁皮遮挡,3个大门终日紧闭。靠近时,猪的哼叫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臭味。

村民老张(化名)家的田就挨着大院。他说,此处是个养猪场,已有3年多,每天都有多辆泔水车从村里经过。

3月19日晚6时许,大院中间的大门打开,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开出后,司机下车将大门锁紧。半小时内,院内共开出5辆货车,均往进城方向驶去。

“京Q**880”是其中一辆。从外观看已十分破旧,车厢后沾满黑油,连车牌都几乎无法辨认。

出村后,“京Q**880”经过于家务高速收费站,走京津高速,开向东四环。

50分钟后,“京Q**880”在东四环南路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C座后门停下。

两名男子下车打开车厢后门,抬出几个一米多高的塑料桶。只见车厢内共有10多个沾满油污的塑料桶,还有一台小型起重机。

二人上了三楼,这层有近20家餐饮店。挨着货梯的通道里,几扇门开着,往里是餐饮店的后厨。几分钟后,二人从屋内拉出几只泔水桶搁在门口,里面盛满飘着油花的剩饭残渣。随后,他们将泔水桶挨个运下楼,用起重机吊进车厢。

三楼一家餐饮店服务员说,后厨的泔水都是当天产出,小店一般一天一桶,晚上有专人拉走。

货车上的两名男子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运了五六大桶后,离开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约半小时后,“京Q**880”来到延静里中街的玉林烤鸭店。

一男子下车进店,另一人进了后厨。他们拖出两只盛满泔水的桶装上车,又把饭店的垃圾收走扔进车厢。

之后,“京Q**880”来到广渠门外大街的双井轩餐厅及另外两家酒店,将成桶的泔水装车收走。

3月19日晚,从大院驶出的另一辆“京P**Q17”货车,出村后奔向了北四环。这是一辆平板货车,数个泔水桶排放在后舱,同样是两人跟车。

当晚8时30分,“京P**Q17”停在小营路的一家饭馆门口,跟车人去店里拎出两桶泔水,倒入车上的大桶。

往前开了几百米,“京P**Q17”在一家宏状元餐厅门口停下。两人进店后穿过食客区直奔后厨,几分钟后,各拎两桶泔水装车,随后开往下一站。

深夜将近零点,“京Q**880”和“京P**Q17”才相继收工,带着满车的泔水回到北堤寺村的大院里。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经过多天的调查发现,这些泔水车每天晚上进城,连夜赶回大院,有固定的行车路线和收泔水的餐饮店。有的泔水车一晚上要跑十多家餐饮店收取泔水。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停靠在公交站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每次搬运两桶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3月22日,朝阳区小营路,一辆泔水车停靠在公交站旁,拉运泔水的人从宏状元每次搬运两桶泔水倒入车内泔水桶内。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粪便和泔水倾倒水沟致水体变黑

收集而来的泔水最终成为大院内数千头生猪的食物。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曾数次进入大院探访,发现在院门边的墙角处,一只摄像头时刻开启,里面的人可以通过电脑实时监控。

院门后是一条约5米宽的土路,坑坑洼洼延伸百米。土路两侧,是一排排旧铁架搭起的大棚,棚顶由复合板拼接而成,下面电线错杂。每个大棚里,半米高的水泥墙隔成20多个猪圈,每个猪圈养几十头生猪。

大棚散发着恶臭,粪便、水管和杂物堆在一旁,甚至有猪崽跑出大棚跑动。地上有一处砖砌的拌料池,一把铁锹插在饲料上。

每排养猪大棚归一家养殖户,他们住在大棚前的砖房里。看到生人入内,养殖户都十分警惕,会仔细打量,很少搭话。

一名养殖户说,在此养猪的都是外地人,有的来了一年多,有的才搬来几个月。每家差不多养三四百头猪。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租户将打扫出的粪便和废物倒入院后的池子中。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租户将打扫出的粪便和废物倒入院后的池子中。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重案组37号探员注意到,几乎每座大棚边上都停着小货车,有些装泔水的桶还没卸下。

每天早上7时左右,养殖户开始忙活喂猪。院内,有人支起露天大锅熬泔水。大院里飘起阵阵柴烟。

上述养殖户说,他们都是拿泔水喂猪。对于泔水的来源,养殖户大多不避讳。

一名养殖户坦言,泔水都是从市区各餐馆收来的,“最近不好拉,平时得躲着城管。”他还说,泔水残渣喂猪后,养殖户还会撇出上面的油脂装桶,有专人上门买油,一桶能卖几百元。

大院除了破败的大棚,没有任何养殖设施。重案组37号探员现场看到,一名养殖户把清理出的粪便和泔水装进小推车,然后倒进院后的一条水沟里。

水沟的水已呈青黑色,飘着白沫,腥臭弥漫。由于长时间倾倒,离猪场较近的一段水体,已被粪便和污水覆盖凝固。

当地一村民称,这条水沟原先是活水,村民常抽水浇地,之后因为修路被切断,“这几年被养猪场倾倒污水,已经没法用了。”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养猪的住户在院内烧废物,左侧的通道停放的车辆和水漕内,都装满了泔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养猪的住户在院内烧废物,左侧的通道停放的车辆和水漕内,都装满了泔水。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养殖户称泔水猪“卖到外地”

在北堤寺村的养猪大院,不定期有货车将小猪崽运到此处。

3月20日,一辆京牌大货车拉着数十头小猪崽驶入大院。半小时后,空车出来。

货车开车谨慎,出村后,往出京方向驶去。为防止被跟踪,车辆在发现后方有车时,会减速停在路边,等后方车超过后再启动。有时会突然拐入一条小路,短暂停靠后又掉头离开。

一位养殖户说,大院的泔水猪一般三四个月出栏,因此需要补充小猪崽。泔水猪出栏时会有车来收。

3月30日中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看到有内蒙古牌照的货车来大院收猪。货车在院内的一座大棚前停下,穿着蓝色大褂的随车人员下车,指挥养殖户将猪圈里的大猪抬出,随后称重装车。

至于猪的去向,养殖户多不作答,只说“卖到外地”。

这些泔水猪一旦流入市场,也给市场带来风险。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指出,泔水喂猪容易导致人畜共患病或动物疫病的发生,“城市饭店泔水成分复杂,餐巾纸甚至牙签都可能掺在其中。此外,泔水可能含有病菌和重金属,猪吃了之后,会在其体内残留,影响猪的健康。”

多年来,未经处理的泔水一直被禁止用来喂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从事畜禽养殖,不得使用未经高温处理的餐馆、食堂的泔水饲喂家畜。

2010年7月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也提出,不得用未经无害化处理的餐厨废弃物喂养畜禽。

近年来,北京市有关部门也一直在打击泔水猪。早在2011年7月,新京报报道了大兴区和通州区存在泔水养猪的现象,随后当地进行了大规模查处。

2013年,又有媒体刊发了此类报道。北京市农业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开展“泔水猪”专项整治行动的紧急通知》,从当年11月28日起,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泔水猪”专项整治行动,包括对辖区使用餐厨垃圾饲喂动物的养殖行为进行拉网式摸排,全面梳理餐厨垃圾饲喂动物基础信息;加强屠宰环节监管,杜绝屠宰未附有检疫证明和未经检疫动物违法行为等。

但泔水猪仍未禁绝。在朱毅看来,是利益驱使。“养泔水猪的一般都没有资质,场地偏远。从城里运泔水,能帮餐馆省一笔处理费用;

用泔水喂猪,也比饲料喂养成本低一半。”

北京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泔水在高温杀菌的情况下可以喂猪,但在利益的驱使下,增加设备就增加了养猪户的成本,难以实施。要从源头上杜绝泔水猪,只能是加大对泔水的资源利用程度。比如建立厨余垃圾处理厂,以减少厨余垃圾流向养猪市场。

▲3月20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一辆拉运猪的货车驶进该养猪厂区。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3月20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一辆拉运猪的货车驶进该养猪厂区。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多家餐馆不签合同交由个人收运

对于餐厨垃圾的处理,北京市10多年前既有规定。但在泔水养猪的背后,泔水私运问题依然存在。

2006年实行的《北京市餐厨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的产生者不得将餐厨垃圾交给无相应处理能力的单位和个人。

这意味着北京市的餐厨垃圾不能直接喂猪和非法收购炼地沟油。泔水私运也被明令禁止。

办法还规定,餐厨垃圾产生者可委托专业企业进行集中处理。运输餐厨垃圾应当使用专用密闭机动车辆。车辆必须具有市市政管委核发的准运证件,方可从事运输。不具备专业技术条件的,不得进行餐厨垃圾的集中收集、运输和处理。

从北堤寺村大院驶出的泔水车非专用密闭,所拉泔水直接用于喂猪,均违反相关规定。

同时,一些餐馆的餐厨垃圾仍交由无资质的个人收运,甚至是出售泔水获利。

3月份以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多次调查发现,上述泔水猪养殖户前往东四环南路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3楼多家餐饮店收运泔水。

三楼有10多家店的泔水,都由一家食品管理公司统一联系签约。该公司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说,其管理的10多家餐饮店,一天约有10桶泔水,都是交给一家“正规有资质的公司”处理。

对于签约公司的名称,他说并不清楚。“我们合作很多年了,他们运泔水,顺便给店里清理垃圾。他不收钱,我们的泔水也让他们免费拉走。”

该楼层一家餐饮店负责人说,来商场拉泔水的有两拨人,“他们上店里来拉,每个月付给他们900元,没跟他们签合同。”至于泔水收走后的用途,他称“听说是拉去喂猪。”

知情人士称,不少商家知晓泔水中的油可以收集卖钱,残渣可以喂猪,因此更愿意跟没有资质的个人合作,以出售泔水牟利。

朝阳八里庄街道路边的一些饭馆,则把泔水做成了一门“生意”。

4月12日,重案组37号探员以收泔水的名义走访了附近几家餐饮店,对方直接问“你给多少钱?”

一家烩面馆的负责人坦言,来店里拉泔水的是个人,也没签合同,“没人来查。”

“我们店泔水油多,他们每个月给我300元钱,每天拉一趟,应该是拉去喂猪了。”她说,如果能每个月给她500元,就愿意“换人”。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摆放着泔水桶(右侧),槽内有部分泔水(左侧)。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摆放着泔水桶(右侧),槽内有部分泔水(左侧)。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街道组织餐馆签约正规处理公司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一些餐饮店尽管与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签约,但最终泔水还是流入到北堤寺村大院喂猪。

“京Q**880”拉泔水的玉林烤鸭店,也在八里庄街道辖区。4月12日,该店一名经理说,门店的废弃油脂和餐厨垃圾都和正规有资质的处理单位签约。“街道牵头帮我们联系的正规公司,一年一签,前不久刚续签了。”

小营路的宏状元店店长也表示,宏状元的餐厨垃圾处理单位都是由总公司签约,“肯定都是签的正规单位,要换公司也是总公司决定。”之后,重案组37号探员前往另一家宏状元门店咨询,也得到了“总公司签约”的回答。

去年11月有报道称,朝阳区城管委环卫科餐厨垃圾规范收运工作负责人介绍,截至去年9月30日,辖区一共5200余家餐饮单位,已经全部与有资质的收运单位签署了规范收运合同。

对此,八里庄街道城建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街道辖区的餐饮单位基本都签了正规公司,“已经签了150家左右,只有个别散户没签。签的是朝阳区招投标中标的两家有资质公司,一家负责回收废油,一家负责处理餐厨垃圾。”

他说,按照区里的相关要求,由街道牵头联系各餐饮单位签约,餐饮店每个月向签约公司支付一定费用,“像玉林这种大单位,应该签了。”

双井轩餐厅所在的双井街道也牵头组织商户签约。该街道城建科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街道的餐饮店基本都签了,包括双井轩。

对于私运泔水的情况,这名工作人员说,如果有这种情况,会有执法部门进行查处。

4月12日晚9时30分,延静里中街的玉林烤鸭店门口,“京Q**880”如常停靠,装上两桶泔水后,驶离。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的租户正将泔水放在一辆河北牌照的卡车上。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4月13日,通州区北堤寺村南,院内的租户正将泔水放在一辆河北牌照的卡车上。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原标题:美一华裔装修工因施工中楼塌受重伤 获赔745万美元

张先生工作时,正在装修的四层公寓楼倒塌,经六年谈判最终获得745万元(美元,约合人民币2979万元)赔偿。(美国《世界日报》 戴禺提供) 张先生工作时,正在装修的四层公寓楼倒塌,经六年谈判最终获得745万元(美元,约合人民币2979万元)赔偿。(美国《世界日报》 戴禺提供)

中国侨网4月15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华裔男子张先生(化名)从事装修业,一次工作中他遭遇房屋倒塌,致使颅内出血、六根肋骨断裂,右半边肢体瘫痪,视觉和听觉都受影响。经过六年的谈判,张先生最终得到745万元(美元,下同,约合人民币2979万元)的赔偿金。

律师指出,张先生除了争取到施工处房东和总承包商赔偿710万元,还向当时正在动工的邻屋主求偿30余万元。

六年前,张先生受雇于一家小型建筑公司承包商,装修一栋四层的公寓房。但因该屋有上百年的历史且地基较浅,基于安全考虑,工程师评估后不建议房主装修。但房主为了减税且重新装修价格较低,仍执意聘请承包商装修。除了保留承重墙外,雇用张先生的承包商拆除了楼中所有楼板。

在施工过程中,该公寓房突然倒塌,张先生未能逃离现场,受伤严重,六根肋骨断裂,左颅内出血、导致右边身体偏瘫,视觉和听觉都受到影响。后来虽然雇用张先生的小型承包商赔偿了工伤医疗费和误工费用,但他受伤后,丧失工作能力,妻子也承担巨大心理压力,幼子还未成年,因此向律师戴禺求助。

戴禺表示,和张先生施工房东及总承包商历经多年协商后,最终对方因有疏忽职责,愿以710万元作为张先生的受伤后的痛苦及后遗症的赔偿。

代表律师还指出,由于张先生施工时,临屋的楼宇也在施工且已拆完,影响了张先生施工楼宇的地基,因此临屋的房东和总工程师也收到张先生的诉讼;对方近日也支付35万元作为张先生意外伤害的和解费。他还表示,临屋房东雇用的挖土公司,也同样对张先生的意外伤害负有责任,也对其诉诸于法律。(牟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