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pp外包 下的文章

来源: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

刚刚成立的西湖大学,又迎来重要时间节点。

昨天下午,西湖大学第一次校董会在浙江杭州召开,确定韩启德等21位候选人为西湖大学首届校董会成员,确定由钱颖一担任校董会主席,。刘旻昊为校董会秘书。

本次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就是选举西湖大学首任校长。经过竞聘及校董会投票表决,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原副校长施一公成功当选。

“虽然对未来长路的探索有未知,有挑战,但我将勇往直前!今后任重道远,但我坚信,我们有梦想,更有担当,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全社会的关心和支持下,我们一定能将西湖大学建设好、发展好,使她早日进入世界一流大学之列。”当选西湖大学首任校长后,施一公如是说。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清华大学官网“学校领导”栏目中,已没有施一公的名字。

1967年出生于河南郑州的施一公,早年保送至清华大学生物系,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生物物理博士学位,博士后结束后,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教授。

2008年,施一公全职回国,加入清华大学,并担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决定回国时,施一公曾告诉妻子:“我在普林斯顿大学讲课时很尽责,那时我只是履行一份工作责任。现在讲课时,下面全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感觉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我恨不得将平生所学都教给他们。”

2015年,施一公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一职,并于今年年初请辞,表示将全心投入西湖大学的筹建,引起小伙伴们的关注。

在施一公看来,西湖大学拥有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人才。这从许田、仇旻两位新当选的副校长身上就可以看出。

出生于浙江嘉兴的许田,曾担任过15年的耶鲁大学遗传系副系主任以及11年的耶鲁大学校长顾问,长期参与科学管理和政策制定。

作为生长调控领域的创始人之一,许田率领的实验室首先发现了该领域的重要调控基因和信号转导通道,为发育和疾病提供新理论和机理,为癌症和十多种罕见病诊断和二十多种药物的研发作出贡献。

为了全职加入西湖大学,许田卸下了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霍华德·休斯(HHMI)研究员以及罗斯伯格儿童疾病研究所科学顾问主席、复旦大学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务。

在谈及西湖大学如何实现世界一流,许田曾表示,“比如说多学科的交叉,以人工智能为例,计算机学家模拟了视神经网络,但是在一些学校,计算机系在一个地方,做神经生物的在一个地方,很难进行交叉。但西湖大学作为一个崭新的学校,能够打破所有的壁垒。因为西湖大学从一开始就设计地便于他们进行交流,不同学科的人每天能够有机会碰到并进行交流。”

仇旻出生于浙江建德,16岁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24岁获得浙江大学理学博士学位;26岁又获得瑞典皇家工学院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5年,30周岁的仇旻获得“瑞典战略研究基金会”资助的“未来科研带头人”基金, 是当时18位获奖者中的唯一一位华人,也是该届获奖者中最年轻的一位。

4年后,34岁的仇旻成为当时瑞典皇家工学院最年轻的正教授。2010年,仇旻入选国家“千人计划”,回到母校浙江大学任教。

为全职加盟西湖大学,仇旻已辞去浙江大学教授、现代光学仪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等职务。谈及选择西湖大学的原因时,仇旻教授表示,创办西湖大学,是一代人心中一个宏伟的梦想,也是这个时代需要和呼唤的一项积极尝试。“参与一所大学的创办,并切实投身其中,从无到有一步步建设,是我一直以来的渴求。我为梦想和情怀而来,我愿和施一公等各位一起为西湖大学的伟大而努力。”

从筹建之初到今年4月正式获批成立,短短几年时间,西湖大学发展十分迅速。目前,西湖大学已完成六次学术人才全球遴选,引进1个外籍非华裔科研团队、58名全球高端人才。

按照规划,2019年末,西湖大学拥有教授师资力量规模将超过洛克菲勒大学,在尖端研究方面异军突起;5年后,教师科研水平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成为亚洲一流,加入世界一流大学的团队;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相媲美,成为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面对这一规划目标,作为首任校长,施一公身上的担子很重。

“办好西湖大学是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施一公在竞聘演讲中动情地说,“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西湖大学就是我生命中的这件大事,我已经做好准备,毫无保留地付出我的全部心力,以不忘初心、无问西东的务实态度,带着全社会、国家、政府、和全体师生员工的重托,使西湖大学成为国家和民族的骄傲。”

附:

西湖大学创校校董会成员(按照姓氏拼音排序)

David Baltimore、陈佳洱、陈十一、陈一丹、陈越光、程纯、董建岳、董清源、郭禾阳、郭孔丞、韩启德、李牮、李伊頔、潘建伟、钱颖一、秦英林、饶毅、施一公、徐益明、叶庆均、张磊

首批西湖大学创校荣誉校董会成员(按照姓氏拼音排序)

曹挺、邓锋、邓营/侯屈平夫妇、葛航、龚虹嘉、黄昌华、林刚、马化腾、倪良正、沈月华、石聚彬、王东辉、王健林、吴亚军、徐海照、薛景霞、姚忠良、张拥军、赵心竹、朱献福、朱新红

原标题:西班牙流感肆虐!已致逾900人死 医生吁勤洗手

中新网4月17日电 据西班牙《欧华报》编译报道,近期,西班牙冷空气频频造访,流感肆虐。据胡安卡洛斯三世国家流行病监测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2018年,共有927例流感死亡记录,比上年度登记的421例超出一倍多。对此,医生提示做好个人卫生,勤洗手。

资料图:近期流感席卷多地,图为流感病毒。韦亮 摄资料图:近期流感席卷多地,图为流感病毒。韦亮 摄

据统计,仅4月2日至8日一周时间,西班牙16个大区就报告了30例流感死亡病例。据马德里Hospital12 de Octubre负责人解释称:“本年度有三种病毒同时流传:B型流感,H1N1流感和H3N2流感。”据统计,死亡病例中,绝大多数的死因都是B型流感,死者基本上都是老人,平均年龄为82岁。

据悉,本季流感的最高发病率记录在1月的第三周,每10万人里就有2904例流感病例。就地区统计,西班牙北部为流感高发区域。

医生提示:

空气污染和气温下降是引起胸腔、结核病和呼吸道感染的重要原因,流感对免疫系统不好的病人、儿童、老人和慢性病患者尤为致命。

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是预防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的重要手段,主要措施包括:增强体质和免疫力;勤洗手;保持环境清洁和通风;尽量减少到人群密集场所活动,避免接触呼吸道感染患者;保持良好的呼吸道卫生习惯,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毛巾等遮住口鼻,咳嗽或打喷嚏后洗手,尽量避免触摸眼睛、鼻或口;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应居家休息,及早就医。

在推荐疫苗接种的年龄组中的侨胞,一定要及时接种流感疫苗,杜绝感染流感的风险。

 

原标题:中纪委机关报批“迎检社区”4年装修3次:这样的落实跑偏了

据媒体报道,西部某市主城区有一个专门用来迎接领导考察或检查的所谓“”,其中一间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4年被3家不同的区级部门前后装修了3次,每次都花费10多万元,但装修好、挂了牌子之后就基本闲置。有人戏称,所谓工作效果就体现在各部门在最基层的社区落实了一间办公室。

诚然,推动工作落实,有时确实需要一个必要的场所,作为落实工作的载体,但如果就像文中所提到的“工作下沉变办公室下沉”,那就不可取了。表面上看,相关工作似乎“一竿子插到底”,落实到了基层社区里,实际上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不仅没能助推工作,没让居民群众得到便利实惠,还浪费了财力物力。

面对工作和任务,不是在如何落到实处、抓出成效上动心思,而是打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幌子,想当然地找个房间,装修一番,再挂个牌子,摆出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就算是“把工作落实了”。只要能让“领导注意”“媒体关注”就行,至于是不是群众所需要的,到底有多大用处,与我何干?如此做派,不是在做表面文章,又是什么?这样的干部,拿什么赢得群众真心拥护和支持?

现实中,类似做表面文章、搞假大空的情况,并不少见。有的党员干部工作作风不严不实,缺乏科学谋划、精准落实的能力和水平,不仅急难险重之时指望不上,就连日常工作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等上级来检查时能糊弄过去就行。同时,有些地方和部门落实工作的导向也存在偏差,缺乏有效的评估和奖惩机制,检查走马观花,核验敷衍了事,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不正之风的蔓延。

毛泽东同志曾深刻指出,形式主义害死人。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作风建设的深入推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但不正之风具有很强的反复性和顽固性,反弹回潮的隐患须臾不容小觑,必须稳扎稳打、久久为功,盯紧了、防住了,在具体人、具体事上用功发力。

新风一开,万木春来。只有大兴求真务实、真抓实干之风,才能祛除装点门面、大搞“迎检社区”这类形式主义问题。要坚持把人民群众摆在首要位置,以群众需要为前进的方向,以便民利民为行动指南,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奋斗目标,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力戒形式主义,把工作做实做好。同时也要健全科学的工作成效评估和奖惩机制,真正扑下身子察实情、听实话、求实效,该肯定的肯定,该问责的问责,树立鲜明正确的价值导向,让以“迎检”代替落实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新浪科技 辛苓

去年8月,出门问问发布Tichome智能音箱,众筹价位定在600-800之间,CEO李志飞调侃自家出音箱,是“早入场赶晚集”。然而上个月,猎豹发布小豹音箱,定价499元;小米发布小爱音箱mini版,售价169元;与小鱼在家联合发布小度带屏智能音箱,定价599元。这都不是最低价——不要忘了去年双十一,天猫精灵的99元秒杀。

“要打仗了!”小鱼在家创始人兼CEO宋晨枫对新浪科技说道,“2018年势必是一场恶战。”

由价格补贴掀起的中场战事

宋晨枫所说的“打仗”,就是补贴带动的价格大战。他向新浪科技提到,自己每周都要和李彦宏、陆奇开例会,再和两人分别进行一对一交流。两人的关注点不太一样:李彦宏的关注点偏宏观,比如“销量要打到100万,我们应该怎么做?”并时常对如何推广产品有很多想法。陆奇则更关注产品,会问一些细节问题,比如“产品体验做到哪个阶段了”。宋晨枫提到,虽然陆奇不太讲推广的事,但他是真正背目标的人。

没人会透露自己究竟贴了多少钱,但这并不难推测。小鱼在家上一款产品“分身鱼”定价在1000-3000元档位,此次发布会上,宋晨枫直言不讳地讲到,价格降到599元,唯有李彦宏可以拍这个板。

“你想一个Pad多少钱,百度做带屏幕的音箱,这么定价,真的是决心很大,而且够狠。”李志飞说到。

这样杀价,应的恐怕就是天猫精灵的战。

天猫精灵一直在大量补贴。据天猫精灵内部员工透露:“成本多少我不知道,但是天猫精灵目前肯定不是一个盈利部门,而且作为新兴业务,公司不会在短期内要求盈利。”

不遗余力地补贴,让天猫精灵稳坐走货量第一,成为率先突破100万台销售量的产品。据天猫精灵负责人浅雪透露,天猫精灵最新出货量已超过200万台。

“200万的数量证明了人工市场在中国市场的接受度是非常开放和乐观的,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整个接受度远好于美国市场。”浅雪说道。

在这一点上,大家显示了少有的共识,所有受访者都对新浪科技表示,2018年智能音箱在中国的总体销量极有可能突破1000万台。

巨头“打压”创业公司,还是“教育市场”?

整个市场被所有玩家推动着向前发展的同时,创业公司和巨头公司之间亦有嫌隙。李志飞就对新浪科技表达了在巨头压迫下的无奈,他提到,出门问问现在的全球化策略,一方面是现阶段中国公司的大趋势,另一方面也是“被逼出走”,探索中外巨头卖不到的欧洲市场,尝试进入。

“只能这样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开他们,产品做的不一样,渠道跟他们不一样。小米都打不过天猫,Google都打不过Amazon,你还能怎么样呢?”在博鳌论坛会场旁的海边,这位极客一身西服正装,对新浪科技说到。

吐完槽,李志飞还不忘diss百度的带屏音箱:“屏幕这个东西,我真的没看到明显的用户需求,Pad至少还能移动。”

“所以你们肯定不做带屏幕的音箱咯?”新浪科技问到。

“不一定不一定,可以做。我们本来有项目在做,但是看到百度出来599元的,就还是,再想想。”

博鳌论坛上,另一位与合作入局智能音箱的玩家,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在智能音箱行业补贴大战的当下,创业公司想要突破,就应该做高品质高价位的产品,而国家应该对巨头公司的垄断、过度补贴等行为进行限制。

这一观点听起来“政治正确”,只是现阶段要实现“高价位高品质”,还要卖得好,并不容易实现,也因此,有些公司选择了“抱大腿”。

半个月前,小度在家发布会当天,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透露,百度已投资小鱼在家。搭载着Duer OS的系统,又拿了百度的投资,百度这条大腿被小鱼在家稳稳抱住。而被百度收购的渡鸦,虽然具备了坚持高端时尚调性的勇气,却同样面对着另一种压力。其创始人吕骋在今年的CES上,情绪略显激动地对现场媒体说道:“以后大家如果看到百度硬件事业部没做好,就找我吕骋,那就是我吕骋没做到。”

作为巨头的阿里,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声音。

浅雪认为,凭借自身的强品牌背书和行业资源整合能力,扮演了行业推动者的角色,一直做着教育市场的工作,而红利留给了所有从业者。

“对我们来说,补贴只是一种手段,更重要的是产品和生态做成什么样子,能为新的生活方式带来什么改变,这才是我们真正在意和关注的。人工智能的赛道足够宽、足够长,大家都会逐渐找到自己的定位。但如果你(创业者)的视野不够广,是没有办法创造未来的。”浅雪说道。

不分输赢:一场无人退出的比赛

2018年的智能音箱市场无疑是惨烈的,各方仍旧愈战愈勇。

“我们是不会退的,”李志飞说道,“语音交互的应用场景已经非常清晰了,就是家里和车里。至于智能音箱,我们会从更垂直的领域,从唤醒词、产品形态、功能等各方面去做优化。”

同样斗志昂扬的还有小米:“现在遇到的一个困难是电阻龙涨价,和全面缺货问题,我们会在产能上不断优化,今年还会发全新的品类。”唐沐对新浪科技说到。

高歌猛进的巨头也没有半分松懈,天猫精灵的内部工作人员表示,“AI Lab不只有天猫精灵,我们一直在探索多种交互形态的融合,未来视觉、语音、触觉、行动能力等等,一定会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2018年,你们还会推出新的品类吗?”新浪科技向所有受访者发问道。

所有人的回答第二次有了默契:“当然!具体形态敬请期待。”

原标题:领导层出炉,林国耀任驻部纪检组组长

微博@军报记者 图微博@军报记者 图

4月16日,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北京正式挂牌,该部领导层组成信息也随之披露。

据中国军网报道,孙绍骋任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钱锋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方永祥兼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林国耀任驻部纪检组组长。

担任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的孙绍骋出生于1960年7月,山东海阳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

孙绍骋从山东大学毕业后进入民政部任职,曾在救灾救济司、优抚安置局工作,2009年出任民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2012年调任山东省副省长,2014年出任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2016年年底调任山东省委常委、副省长。

孙绍骋于2017年2月出任民政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同年6月又改任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副部长。

钱锋出生于1964年4月,浙江杭州人,二级大法官,1986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钱锋曾任法制日报社评论部编辑、经济采访部副主任,司法部办公厅部长办公室秘书、副主任,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副主任,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事审判第四庭庭长,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院长、党组书记。

2017年1月,钱锋辞去重庆市高院院长职务,调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

事实上,孙绍骋和钱锋对军人工作都不陌生。

在民政部任职期间,孙绍骋还曾担任全国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委员,并进入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班学习过。

而钱锋在担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期间,曾和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动员征集局局长董武、国务院法制办政法国防司司长吴浩、军事科学院原军队建设研究部研究员任志强等相关工作人员一同赴辽宁省军区参加修改《兵役法》调研座谈会。

兼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的方永祥则是该部一名“戎装副部长”。

方永祥是福建人,1966年8月出生,曾长期在原31集团军、原第1集团军等陆军部队任职,基层经历和阅历都十分丰富。本轮军改后,方永祥曾任东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第81集团军政委。

据“三剑客”微信公众号介绍,今后更多的戎装副部长肯定能发挥出类似于戎装常委的价值,履行好“信息桥”“代言人”“传导器”“军代表”等职能,在维护退役军人权益、解决退役军人实际困难、反映退役军人心声、促进军地有效协同等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出任驻退役军人事务部纪检组组长的林国耀出生于1966年1月,福建仙游人,1986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本科学历,南京大学经济系经济管理专业毕业。

林国耀此前工作经历主要集中在福建省内,曾任龙岩市委书记等职务,2017年10月调任驻中国保监会纪检组组长、保监会党委委员。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