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pp外包 下的文章

原标题:组委会回应“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泄题”:公安已介入取证调查

4月15日,有网友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截图反映,在当日上午举行2018年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初赛之前,网络聊天群中出现了涉嫌泄题的对话。

对此,16日,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组委会办公室负责人刘军回应澎湃新闻()称,组委会确实接到了一些学生关于本次竞赛试题被泄露的匿名投诉,目前公安部门已经介入取证调查,是否涉及泄题、网传图片的真实性也都正在核实,还无法定性。

刘军表示,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查找在网上兜售竞赛试题者以及泄露试题的发布时间、被泄露试题的来源等。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国大学生英语赛官网显示,本次2018年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初赛时间为4月15日上午9:00—11:00。据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聊天截图,某兜售试题的社交群共700多人,但截图中并未显示“发布”试题的时间。

16日下午,参加此次竞赛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杨姓学生告诉澎湃新闻,考前他通过扫描买来的参考书上的二维码加入了一个名为“大学生英语竞赛”的QQ群,考试当日吃早饭时,群里有人突然“私戳”他。该学生回忆称,“他(指涉嫌泄题者)给我看了部分题的照片,(我)最初想法是这肯定是个骗子。(考完发现)我看到的部分是完全一样的。图片是用相机对着纸质卷子拍的,不是电子版。”

一位参加本次竞赛的考生杉木(化名)也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报名该竞赛后买了相关参考书,“书的后面封皮有QQ学习交流群,就加进去了,考试前两天就有人卖题。14日晚上有同学讲他们在广西的同学已经考完了,还说了部分题目,但没有具体内容,那时还有人在卖题,还有转自贴吧的图片,是听力的第一页。结果15日早上考试,我拿到试卷浏览了一遍,那几个题全部出现了。”

“群里的人就直接在群里问有没有人买题。”杉木称,自己加入的并非社交平台流传截图中的那个QQ群。“我们是另一个群。但从那个(知乎)答主的图片我看到群主跟我们是一样的,因为加群的人很多,(可能)卖书的机构就多建了几个群。”

对于广西某考点疑似违规提前进行了竞赛的说法,刘军表示,“我们看到了网上的这种说法,现在也在跟广西方面核实。”

作为全国组委会办公室负责人,刘军说,该竞赛中每个省、每个赛区、各参赛院校也都有组委会。“我们之前听说了有广西的高校要求提前考试,被我们直接否决了。在考试前夕,我们也发现了有学校打算提前考试,13日那天,我们还特意以(全国)组委会的名义下发了文件,责令这些学校不可因为任何理由以任何形式提前考试,必须按照全国统一的时间进行,否则将采取取消赛点等处罚,并强调,产生不良后果或经济损失,还将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全国大学生英语赛官网介绍,全国大学生英语赛(National English Competition for College Students, 简称NECCS)是经教育部高教司同意,由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和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研究会联合主办的全国唯一的大学生英语综合能力竞赛。

此项赛事自1999年至2016年已举办十八届,每年全国共有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千余所高校参赛,每年共有120余万大学生参加此项赛事,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全国性大学生英语综合能力竞赛。竞赛虽非强制性要求,但竞赛成绩却可能成为大学生增加学分、奖学金评定、保研申请、落户的优惠条件。

该竞赛分A、B、C、D四个类别,全国各高校的研究生及本、专科所有年级学生均可自愿报名参赛,每年举办一次,分初赛、决赛及全国总决赛暨夏令营三个阶段,三个阶段均应在全国统一时间举行。

澎湃新闻梳理截图发现,目前,涉及本次涉嫌泄露试题的是其中的C类试卷,C类考试适用于非英语专业本科生参加,是每年参加考试人数最多的类别。“大英竞赛涉及到我们每个学生的相关利益,保研考研加分项以及工作都会受到影响。”杉木表示,从学生个人利益来讲,自然是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从社会整体发展来讲,应该加大监督检查,规范市场,杜绝此类现象的继续出现。

原标题:又见“跨省抓捕”舆论哗然,“”这三个问题应当得到回应!

曾因广告“制霸”黄金时段而收获不小知名度的“鸿茅药酒”,近日又因“跨省抓捕”变得人尽皆知。而它这次的蹿红方式,可能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料。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称“鸿毛药酒是毒药”。3天后,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指责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给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商业信誉。

今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从广州带走,被刑事拘留进而被逮捕。面对舆论的集中关注,近日凉川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目前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谭秦东案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个中是非自有司法机关判断,原本无需多做深究。但也应当看到,本案之所以引发一片哗然,是因为它切中的以下三大问题,与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

正常推广还是虚假宣传?

从电梯到灯箱、从公交车到显示器,作为现代社会的公民,我们淹没在广告里。

“鸿茅药酒”就深谙广告宣传之道。

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1至11月,“鸿茅药酒”以超过50%的增长幅度,跃居药品、快消品、健康产品广告市场投入的榜首。2016年,仅电视广告一项,鸿茅品牌就支出150亿元。

在电视剧中,男女老少们拿起餐桌上的“鸿茅药酒”一饮而尽,其频率仿佛一句广告词:“鸿茅药酒,每天两口”。

真金白银的投入背后,是“鸿茅药酒”扩张版图的高歌凯奏。2016年,鸿茅药业所在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该企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

但舆论场上不只有一种声音。

据媒体梳理,近10年来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行政机关给出的处罚原因,不乏“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发布未经批准内容”、“夸大疗效”、“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等明确而严肃的表述。谭秦东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里,也指出了这些问题,并质疑鸿茅药酒的功效。“毒药”一说,似有不妥;但所列问题,已被行政机关所认定。

虽然广告日渐泛滥,我们也应当承认,广告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每当在生活中遭遇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们头脑似乎总能从记忆里翻捡出足以化解不便的“灵丹妙药”。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广告。企业借助广告对产品进行宣传,固然是为了提升销量,却也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获益。

须知,在很多时候,解决问题与知道如何解决问题,仅有一步之遥。

但是,广告的这项价值,首先取决于内容的真实可信。夸大了产品功效的广告,非但不能为用户指点迷津,反而成了为消费者设下的陷阱。而猖狂的虚假广告也足以成为“杀死”广告业的封喉毒药。

为此,我国《广告法》在开篇就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这,是广告投放的底线。

那么,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一个问题也就呼之欲出:对“鸿茅药酒”的种种指责真是蓄意抹黑、子虚乌有吗?在种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广告宣传里,究竟有没有夸大甚至虚构的虚假成分?

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

2017年,全国各地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突破了创纪录的3139万件,比前一年上升54.1%。在公众的观念中,遭遇侵权——法律维权几乎已经成为因果关系链条的两端,就像雷鸣必然紧随于电闪。

社会已经习惯了将纠纷付诸司法,在中立的裁判者面前举证说理。但是,我们越习惯于公平竞技,就越敏感于场外发力。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二个问题是,公权力以追究刑事责任的方式介入,是否有足够充分的法律依据?

近年来,刑法的“谦抑性”已经成为法律界乃至社会公众的共识。也就是说,其他法律能解决的,就不要惊动刑法;其他惩罚措施能够纠正的,就不要动用刑罚。

毕竟,刑法可能长期剥夺社会公民的自由,乃至生命。而即使在惩罚已经终结之后,“犯罪分子”的污点将是被告人终生抹不掉的标签。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慎之又慎。

乍一看,谭秦东案存在着两个不对等。

第一个不对等,是“鸿茅药酒”身负两千余违法违规仍然轻盈地进行着惊人的规模增长,与谭秦东“只是在网上发个帖”就遭遇了从北疆南下的“跨省抓捕”;另一个不对等,则是“鸿茅药酒”声称遭受的 140万经济损失,与网贴不过2075次的点击量 。

人们之所以纷纷质疑,正是因为舆论在不对等中体验到了失衡感:在有力“打击犯罪”之前,“鸿茅药酒”多次涉嫌违法时,当地做了什么?

如果此前,当地秉持着必要的理性与善意对“鸿茅药酒”做出了处理,那么舆论完全有理由相信,谭秦东也会得到同样的对待。

这是谭秦东案之外的问题,但也是对谭秦东的处理取得社会信任的第二个关键。

企业商誉还是言论权利?

社会中的每个成员,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都应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这关系着谭秦东案的最后一个问题。

“鸿茅药酒”的合法商誉应当受到保护。

正如“可口可乐”的最大财富是它的品牌价值一样,市场经济下,任何一家企业的良好信誉,都是其走向兴旺发达不可或缺的无形资产。

中国的法律,对企业通过诚信经营辛苦积累的名誉提供充分保护,不容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诽谤、诋毁、恶意破坏。面对侵害商誉,企业有权选择法律提供的途径维护其权益,这也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

谭秦东的言论权利也应当受到保护。

正当的市场经营秩序,不是商家手持扩音器播放广告的单行道,应当允许、乃至鼓励消费者在使用产品后,依据其亲身经历做出客观评价,更应当鼓励有专门知识的人士发表专业意见,为消费行为提供参考。

良好而畅通的反馈渠道,是市场健康发展、优胜劣汰的关键。面对虚假宣传,消费者有权大声说不,而不是只能用脚投票。

谭秦东案的第三个问题,看起来是企业商誉与言论权利的对抗,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如果谭秦东发布帖子的行为确属故意捏造、散布损害“鸿茅药酒”商誉的虚伪事实,则其自应当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反之,如果“鸿茅药酒”在自身经营中存在漠视法律之处,则谭秦东基于确有依据的事实做出评论,则属无可厚非。

在谭秦东案中,并不存在企业商誉与言论权利并存的矛盾。

谭秦东案的舆论破局,必然要最终回应这三个问题。但是,本案的真正启示却无比简单:一切都应当从法律出发,以法律为依据。本案的结果无论走向何方,都必然要有当事人为自己曾无视法律而付出相应代价。

你我关注的案件,都可以成为一堂法治公开课!

关于广东医生发帖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一事,你是否也有话要说?欢迎剑友们亮明观点、说出看法。咱们在留言区,不见不散!

原标题:印媒罕见“认怂”:我们造一艘航母要10年,你看中国。。。。。。

网友:“我从来不知道印度什么时候在航母力量上对中国有过优势。”

中印两国位置相邻,又同为发展中国家,印度媒体经常在经济、军事等方面对两国展开比较。《印度时报》4月15日刊文关注中国的航母力量,称中国第二艘航母近期将开展海试。在对比了印度自身航母力量之后,文章感叹说,印度将在航母力量上丧失对中国的优势。

文章说,中国将在大约未来一个月内开始对其第二艘航母进行海上试航,同时将继续推进建造巨大的核动力航母的计划,这透露出未来几年中国要将军事力量投向大洋的决心。文章还说,中国在建设航母方面快速推进的速度,很可能让印度丧失自己在这个方面对中国“长期保持的优势”。过去五十年来,印度一直都拥有这种海上的“飞行基地”(意即航空母舰)。

▲ 中国海上大阅兵威武雄壮▲ 中国海上大阅兵威武雄壮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的情景▲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的情景
▲ 印度首艘国产航母建成这样就硬要下水,而且下水不止搞一次。▲ 印度首艘国产航母建成这样就硬要下水,而且下水不止搞一次。
▲ 印度从俄罗斯“获赠”的二手航母,但在改装费用被狠宰。▲ 印度从俄罗斯“获赠”的二手航母,但在改装费用被狠宰。

目前,印度只有一艘“维克拉玛蒂亚”号航空母舰可以勉强使用。该舰是从俄罗斯“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航空母舰的基础上改造的,印度在2013年11月曾以23.3亿美元的价格买入。

正在科钦造船厂建造的“维克兰特”号航空母舰是印度首艘国产航母,排水量约4万吨。消息人士透露,该航母最早要等到2020年10月才可以海试,而要实现全面运行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据报道,该航母建造成本将为1934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86亿元)。

更糟糕的是,印度计划建造的第二艘维克兰特级航母“维沙尔”号(排水量65000吨),由于未得到政府的重视,截至目前,计划还只是一个梦想。一名印度“消息人士”说:“建造‘维沙尔’号的计划一直在原地转圈。在完成三项详细的研究之后,国防部组成了一个三人专家委员会来审查该提议,但是这个委员会从来没有真正推进这些工作。”

印度一名高官将中印两国航母建造情况展开对比说:“在印度,在获得政府批准后,我们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建成一艘航母。而中国正在以极快的步伐建造航母。”

相比而言,全球军事实力最强的美国拥有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每艘航母排水量超过10万吨,可以搭载80到90架战机,能够在全球投射力量并开展打击活动。

在《印度时报》的报道下方,很多网友对文章也发表评论。一名网友说:“我从来不知道印度什么时候在航母力量上对中国有过优势。”还有网友说:“印度在所有方面都没有对中国的优势。我们只是内部不停斗争,而不是发展。印度练瑜伽的人甚至都还不如中国练的人多。”

也有印度网友呼吁印度应该向中国学习。“中国经济更强大,所以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可以建造。印度需要向中国学习很多东西。”一名网友说。

4月16日下午消息,据香港信报报道,安联财险中国公布,获等注资8.05亿元。其中,京东以5.37亿元,入股安联财险中国33.33%股权。增资后,京东成为安联财险中国第二大股东。

京东集团旗下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深圳汇京通达,以及中原信达入股安联财险中国。其中,京东以5.37亿元,入股安联财险中国33.33%股权;深圳汇京通达及中原信达则分别以6874.7万元及2亿元,分别入股4.27%及12.4%股权。

原标题:蔡伟素少将调任西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曾任战区空军后勤部长

官方媒体近日公开的新闻报道披露,原任西部战区空军后勤部部长的蔡伟素空军少将已改任西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职务。

据甘肃省天水市《天水日报》报道,4月10日至11日,西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蔡伟素少将一行去往天水市,就天水机场迁建情况进行调研。

上述官方消息披露了蔡伟素少将职务调整的信息。

官方公开信息显示,蔡伟素出生于1964年1月,1981年10月入伍,1984年9月入党,曾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第一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军地两用人才标兵”等荣誉。

蔡伟素长期在空军部队服役,曾任原成都军区空军后勤部副部长、原成都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原成都军区空军后勤部部长等职,2016年西部战区空军成立后改任西部战区空军后勤部部长,空军少将军衔。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