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9日上午消息,两名美国国会助理周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本周一, CEO扎克伯格将会与一些美国立法者会谈,周二时,扎克伯格将会参加国会听证会,就政治咨询公司使用客户数据一事接受质询。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助理说,按照计划,会议将会在国会山(Capitol Hill)举行,一直持续到周一中午,委员会的一些立法者将会参加会议,在听证会上,扎克伯格需要在委员会面前给出证词。

Facebook对此消息拒绝置评。

由于英国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以不当手段获得大量Facebook用户的数据,涉及8700万Facebook用户,大多用户来自美国,此事曝光之后,Facebook招来不少批评,承受很大的压力。

周日时,一名Facebook新闻发言人表示,从周一开始,公司将会通知受影响的用户。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在作证之时,扎克伯格可能会告诉大家,他已经意识到Facebook需要承担责任,对于有多少人受到影响,最开始时公司估算失误,未能正确理解。

上周,扎克伯格通过电话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数据泄露导致自己饱受批评,他接受这种批评,提出批评的有愤怒的用户、有广告主、还有立法者,扎克伯格还强调说,他自己仍然是领导公司的正确人选。(星海)

——记“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八一勋章”获得者程开甲院士

■熊杏林 本报记者 邹维荣

“我为中国人民迸发出来的创造伟力喝彩!”2018年新年前夕,听到习主席发表的新年贺词,院士程开甲备受鼓舞。

对于他所参与的事业来说,世界对中国的喝彩声,是从一声巨响开始的。1964年10月16日,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2017年7月28日,在人民军队迎来90岁生日之际,习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为那声东方巨响呕心沥血的杰出科学家、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程开甲院士。

程开甲近照程开甲近照

几天后,这位被誉为“中国核司令”的老院士迎来了自己的百岁生日。回望百年人生,他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一句肺腑之言,一生为国铸盾,映照百年风云。

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苦难岁月,程开甲边流亡边完成了大学学业。在浙江大学就读的四年中,为了躲避日本侵略者的炮火,学校搬了7个地方,被称为“流亡中的大学”。

中华之大,竟然没有一个求知青年安放课桌的地方。多年以后回忆起往日的一幕幕,那份悲愤和苦楚,程开甲仍刻骨铭心。

1946年,程开甲来到英国求学,尝尽了被人瞧不起的滋味。有一次去海滩游泳,几个中国留学生刚下水,英国人就立即上岸,还指着他们说:“有一群人把这里的水弄脏了。”

“看不到中华民族的出头之日,海外的华人心中都很闷、很苦。”他说。

1949年发生的一件事,让程开甲看到了民族的希望。即使已经过去60多年,程开甲仍然能够清晰记起当年的每一个细节。

“那是4月的一天晚上,我正在苏格兰出差,看电影新闻片时,看到关于‘紫石英’号事件的报道。看到中国人毅然向入侵的英国军舰开炮,并将其击伤,我第一次有‘出了口气’的感觉。看完电影走在大街上,腰杆也挺得直直的。中国过去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但现在开始变了。就是从那一天起,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紫石英”号事件,让程开甲开始了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他给家人、同学写信,询问国内情况。先他回国的同学胡济民告诉他:“国家有希望了。”那一刻,程开甲决定回国。

1950年,程开甲婉拒导师玻恩的挽留,放弃英国皇家化工研究所研究员的优厚待遇和研究条件,回到了一穷二白的中国,开启了报效祖国的人生之旅。

回国的行囊中,除了给夫人买的一件皮大衣外,全是固体物理、金属物理方面的书籍和资料。

1952年,程开甲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56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程开甲用自己的一生兑现了在入党申请书上写下的誓言:“一辈子跟着党,个人一切交给党。”

回国后,程开甲被安排在南京大学工作。当时,南京大学的教授很少,学校把他当作归国高级知识分子,给他定为二级教授。但他在填表时,执意不要二级,只肯领三级的薪金,他说:“国家还在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我这份薪金够用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优先发展重工业。南京大学物理系决定开展金属物理研究,学校把初创任务交给程开甲。为了国家建设的需要,程开甲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研究方向由理论研究转入应用研究,率先在国内开展了系统的热力学内耗理论研究。

1958年,根据国家发展原子能事业的需要,南京大学物理系决定成立核物理教研室,学校还是把创建任务交给程开甲。程开甲再次服从组织安排,开始探索新的领域。

1960年,一纸命令,把程开甲调入中国核武器研究所。从此,“程开甲”这个名字走入国家的绝密档案。

1961年,正当程开甲在原子弹理论攻关上取得重大成绩之时,组织上又一次安排程开甲转入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核试验技术。从此,程开甲进入人生旅途中的20年“罗布泊时间”。

1966年,程开甲(左一)在氢弹试验现场1966年,程开甲(左一)在氢弹试验现场

在罗布泊,程开甲参与组织指挥了包括我国首次原子弹、首次氢弹、首次两弹结合试验和首次地下核试验在内的各种类型核试验30多次;20年中,他带领团队解决了包括核试验场地选址、方案制定、场区内外安全以及工程施工等方面的一系列理论和技术难题;20年中,他带领团队利用历次核试验积累的数据,对核爆炸现象、核爆炸规律、核武器效应与防护等,进行了深入理论研究,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作出了杰出贡献。

程开甲(右)与朱光亚(左)交谈程开甲(右)与朱光亚(左)交谈

面对一次次组织安排、一次次调整研究领域,程开甲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回国后,我一次又一次地改变我的工作,一再从零开始创业,但我一直很愉快,因为这是祖国的需要。”

程开甲院士曾写下这样五句话:“科学技术研究,创新探索未知,坚忍不拔耕耘,勇于攀登高峰,无私奉献精神。”

这五句话,既是他一生创新攻关的座右铭,也是他一生淡泊名利的自画像。

走进程开甲院士的家,你很难把这里的主人,与“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和“八一勋章”获得者联系起来。

这里没有宽敞的客厅,没有豪华的家具,甚至没有一件能够吸引你眼球的饰物。离开戈壁滩后的程开甲,一直保持着那个年代的生活方式,过着与书香为伴,简单、俭朴的生活。

伟大的科学家是不求名利的。但真正为祖国作出了重大贡献的科学家,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

程开甲在打字机上撰写论文程开甲在打字机上撰写论文

程开甲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四、五届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他的研究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一等奖,国家发明奖二等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多项奖励。1999年,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党中央、国务院为他颁发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中央军委隆重举行颁授“八一勋章”和授予荣誉称号仪式,习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这位杰出科学家……

“我只是代表,功劳是大家的。”对于这些崇高的荣誉,程开甲有他自己的诠释:“功勋奖章是对‘两弹一星’精神的肯定,我们的成就是所有参加者,有名的、无名的英雄们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去完成的。”


刊于4月9日《解放军报》01、03版

延伸阅读 

程开甲,男,汉族,江苏吴江人,1918年8月出生,1962年11月入伍,原国防科工委科技委正军职常任委员、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

他是忠诚奉献、科技报国的“两弹一星”元勋,是我国核武器事业开创者、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之一,他先后参与和主持了首次原子弹、氢弹试验,以及两弹结合飞行试验等在内的多次核试验,为我国核武器事业发展作出了卓越功勋。 

在完美的恋爱关系中,嗅觉算不算一个必需要素呢?在完美的恋爱关系中,嗅觉算不算一个必需要素呢?

北京时间4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完美的恋爱关系需要哪些要素?信任?沟通?还是妥协?嗅觉算不算一个必需要素呢?英国研究人员对将近500名嗅觉丧失症(anosmia)患者进行了调查,发现超过50%的人表示自己有孤单的感觉,并把自己在恋爱中的问题归结于这一病症。“我担心我再也无法在社交生活和性生活中与别人适当地分享——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观察者,”一位嗅觉丧失症患者说道。“这个病减少了我的欲望,”另一位患者说,“性的亲密感有太多是包裹在气味中:把灯关掉后,你要靠它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是谁。”

研究数据支持了他们的观点。2012年,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托马斯·赫梅尔(Thomas Hummel)等人对32位嗅觉丧失症患者进行了研究,发现男性患者的性关系相当于嗅觉正常者的五分之一。尽管女性患者没有出现这种数量下降,但她们往往很缺乏对伴侣的安全感。为什么会这样?研究者还无法给出确切答案。不过,他们已经有了一些线索。赫梅尔说:“嗅觉丧失症患者会有社交不安全感,特别是关于自己的体味,并且往往会回避社交接触。”对男性来说,社交不安全感的增加可能会导致求爱策略成功率下降,或者更少做出试探性的行为。

美国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Monell Chemical Senses Center)的心理学家帕梅拉·道尔顿(Pamela Dalton)表示,嗅觉在社交联系中具有重要作用。当一位母亲闻到新生儿的气味时,这些气味分子就会刺激她大脑中与育幼行为有关的区域。气味还可能触发与吸引、同情或浪漫爱情有关的大脑活动。道尔顿认为,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嗅觉缺失症患者与伴侣很难建立起紧密的联系。

我们嗅到的气味还会在选择配偶、感知和情绪交流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实验中,从人们身上嗅到汗液样品的志愿者会有某些特殊的感觉,比如恐惧或厌恶。当志愿者嗅到令他们厌恶的人的气味时,他们的嘴唇会卷起来,就像闻到某些恶心的东西一样。研究人员称这种现象为“情绪感染”(emotional contagion)。如果失去嗅觉,我们可能会在与他人的交际中困难重重。“当你没有了嗅觉,你失去的是一种完整的沟通方式,”道尔顿说道。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或者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会通过嗅觉与他人交流,他们更关注的是用词、语调或肢体语言。对气味社交功能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对于这些功能的重要性有多大,一些科学家还不敢轻易地下结论。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的神经学家乔尔·梅因兰(Joel Mainland)说:“只有非常少的对照研究可以提供参考。”在动物模型中,气味具有更大、更明显的影响,比如昆虫中经常使用的信息素。一只飞蛾可以被某种特殊分子吸引,飞行好几公里。“我认为人们对此有很大偏差,会夸大这种效应的水平,”梅因兰说,“相比动物而言,(人类的)这种效应要小得多的多。”

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罹患嗅觉缺失症,但有人估计全美国大约有200万到500万成年人受到这一症状的困扰。如果能够对婴儿的嗅觉进行测试,就像视力或听力一样,那估计的数据应该会更准确一些。尽管有些人生来就失去了嗅觉,但更多的人是因为脑部损伤、病毒攻击、阿兹海默症或帕金森氏症。一些人还可能在基因上更容易失去嗅觉。“人们之所以会患上嗅觉缺失症,并不是因为他们的鼻子出了问题,而是源于他们大脑中发生的变化,”英国维尔康姆基金会桑格研究所(Wellcome Trust Sanger Institute)的嗅觉研究者达伦·洛根(Darren Logan)说,“当你对他们进行磁共振成像检测时,你会发现他们的嗅球很小或完全缺失。”嗅球是脊椎动物前脑结构中参与嗅觉的部分。洛根表示,嗅觉缺失症患者之所以往往怯于社交互动,可能是因为他们闻不到气味,但也可能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问题是闻不到气味造成的。

慈善团体“第五感”(Fifth Sense)的创始人邓肯·博克(Duncan Boak)则没有像洛根这么犹豫不决。他由于大脑损伤而失去了嗅觉,而且从那时开始,他就发现自己很难和其他人建立联系。“你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能知道,”博克说道。(任天)

原标题 日外相访柬送援助 日媒:突破中国影响力 怒刷日本存在感

资料图:日本外相河野太郎 新华社记者李木子摄资料图:日本外相河野太郎 新华社记者李木子摄

参考消息网4月9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外相河野太郎8日在访问地柬埔寨与该国首相洪森举行会谈,河野表明将推进支援完善基础设施和协助强化取缔走私。

据日本共同社4月8日报道,针对中国在柬埔寨的影响力,此举旨在彰显日本的存在感。会谈后,河野称:“已告知对方,将为推动柬埔寨的发展,以改善物流、培养人才和强化城市功能为三大支柱继续提供支援。”

报道称,鉴于欧美各国对柬埔寨主要反对党救国党被解散的担忧加剧,河野在会谈中就该国7月的国会选举要求称“希望能成为反映国民意见的选举”。据悉,洪森表示:“打算使其成为自由公平的选举。”

报道称,河野与该国外长布拉索昆举行了会谈。除了就由日本改装并提供两艘二手监视艇以强化走私监视体制签署协议文件外,两国外长还就为增设变电站和完善输电线提供以约9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4亿元)为限的日元贷款达成一致。

原标题:区块链到底是啥?吴晓求:我不蠢,但研究四年也不知道是什么鬼

4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媒体见面会上表示,科技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对金融进行渗透,中国金融业态呈现多样化,科技金融这种新业态正在快速发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吴晓求在回答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提问时表示,科技金融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他高度评价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但是对与区块链技术相结合的金融现象持观望态度。

吴晓求表示:

“坦率来讲,我被区块链弄晕了,我始终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我找了很多人研究区块链,我从三四年前就开始弄这个东西,至今找了写有关区块链的书的人跟我讲,但我还是没弄清楚,如果我听不懂的话这个东西就很难弄,我始终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我不是很笨,但是有一些人弄的很悬乎,我对这种金融现象是观望的。”吴晓求说。

金融市场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吴晓求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中国金融变革主要来自于两股力量。一种是市场力量,即去中介化、脱媒的力量,它来自于市场,推动资金供给者和需求者绕开中介直接对接,这是金融市场变革的基本力量。

“我们最近几年可以明显感觉到这种力量非常强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金融改革的重点是发展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因为它是去中介化的载体和形式。”他说。

对于第二种力量,吴晓求比喻说,升空的火箭是两极动力推动,科技对金融的渗透就相当于是推动金融变革的第二级力量,这也是一种“脱媒”。

吴晓求指出,这两股力量比较而言,市场力量催生了整个金融市场的发展和资本市场的发展,这是融资“脱媒”。而科技力量则使得支付“脱媒”。现在在外出差,也只需要拿一个手机,不需要现金,也不需要信用卡。

“通过第三方支付以及支付对科技的渗透产生了新的业态,我把这个称为第二次脱媒科技。”他说。

提及区块链,吴晓求则表示,对与区块链相结合的金融现象持观望态度。

不过,他同时指出,包括区块链与互联网技术在内,中国金融因为新的体系的产生,正进行弯道超车,克服了种种约束,整个金融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监管应利于金融创新

吴晓求指出,在中国金融变革推进的同时,这也为金融监管带来一些困惑,需要进行深度思考。首先是要从过去单一监管机构风险,转变为更好地管理市场风险,因此需要对金融架构进行调整和改革。

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已开启“一行两会”架构。对此,吴晓求表示,这是实事求是的安排,通过银保监会加强机构监管,证监会加强对市场的监管。

对于“一行两会”架构下金融监管的职责分工方面,吴晓求表示,现行机构设置下,央行主要负责宏观审慎管理,制定制度规则,保持金融体系的整体稳定。两会相互协调,负责对微观行为进行监管,重点是监管市场风险和市场行为。此外,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将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一些特殊时期,如遇到重大危机,将起到宏观协调的作用。

“除了要调整监管架构,还要认真思考监管的重点。”吴晓求说,所有证券化的金融资产都应该纳入市场监管体系。

吴晓求指出,金融监管消灭不了风险,但是可以让风险衰减,金融监管最核心的职责在于控制风险蔓延,要防止个别风险变成系统性风险,防止系统性风险发展为金融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吴晓求还表示,监管要有利于中国金融创新,中国金融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监管不能扼杀创新,要在创新中完善监管。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