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又见“跨省抓捕”舆论哗然,“”这三个问题应当得到回应!

曾因广告“制霸”黄金时段而收获不小知名度的“鸿茅药酒”,近日又因“跨省抓捕”变得人尽皆知。而它这次的蹿红方式,可能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料。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称“鸿毛药酒是毒药”。3天后,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指责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给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商业信誉。

今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从广州带走,被刑事拘留进而被逮捕。面对舆论的集中关注,近日凉川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目前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谭秦东案已经进入法律程序,个中是非自有司法机关判断,原本无需多做深究。但也应当看到,本案之所以引发一片哗然,是因为它切中的以下三大问题,与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

正常推广还是虚假宣传?

从电梯到灯箱、从公交车到显示器,作为现代社会的公民,我们淹没在广告里。

“鸿茅药酒”就深谙广告宣传之道。

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1至11月,“鸿茅药酒”以超过50%的增长幅度,跃居药品、快消品、健康产品广告市场投入的榜首。2016年,仅电视广告一项,鸿茅品牌就支出150亿元。

在电视剧中,男女老少们拿起餐桌上的“鸿茅药酒”一饮而尽,其频率仿佛一句广告词:“鸿茅药酒,每天两口”。

真金白银的投入背后,是“鸿茅药酒”扩张版图的高歌凯奏。2016年,鸿茅药业所在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该企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

但舆论场上不只有一种声音。

据媒体梳理,近10年来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行政机关给出的处罚原因,不乏“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发布未经批准内容”、“夸大疗效”、“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等明确而严肃的表述。谭秦东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里,也指出了这些问题,并质疑鸿茅药酒的功效。“毒药”一说,似有不妥;但所列问题,已被行政机关所认定。

虽然广告日渐泛滥,我们也应当承认,广告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每当在生活中遭遇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们头脑似乎总能从记忆里翻捡出足以化解不便的“灵丹妙药”。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广告。企业借助广告对产品进行宣传,固然是为了提升销量,却也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获益。

须知,在很多时候,解决问题与知道如何解决问题,仅有一步之遥。

但是,广告的这项价值,首先取决于内容的真实可信。夸大了产品功效的广告,非但不能为用户指点迷津,反而成了为消费者设下的陷阱。而猖狂的虚假广告也足以成为“杀死”广告业的封喉毒药。

为此,我国《广告法》在开篇就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这,是广告投放的底线。

那么,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一个问题也就呼之欲出:对“鸿茅药酒”的种种指责真是蓄意抹黑、子虚乌有吗?在种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广告宣传里,究竟有没有夸大甚至虚构的虚假成分?

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

2017年,全国各地法院审理的民事案件突破了创纪录的3139万件,比前一年上升54.1%。在公众的观念中,遭遇侵权——法律维权几乎已经成为因果关系链条的两端,就像雷鸣必然紧随于电闪。

社会已经习惯了将纠纷付诸司法,在中立的裁判者面前举证说理。但是,我们越习惯于公平竞技,就越敏感于场外发力。谭秦东案背后的第二个问题是,公权力以追究刑事责任的方式介入,是否有足够充分的法律依据?

近年来,刑法的“谦抑性”已经成为法律界乃至社会公众的共识。也就是说,其他法律能解决的,就不要惊动刑法;其他惩罚措施能够纠正的,就不要动用刑罚。

毕竟,刑法可能长期剥夺社会公民的自由,乃至生命。而即使在惩罚已经终结之后,“犯罪分子”的污点将是被告人终生抹不掉的标签。追究刑事责任,必须慎之又慎。

乍一看,谭秦东案存在着两个不对等。

第一个不对等,是“鸿茅药酒”身负两千余违法违规仍然轻盈地进行着惊人的规模增长,与谭秦东“只是在网上发个帖”就遭遇了从北疆南下的“跨省抓捕”;另一个不对等,则是“鸿茅药酒”声称遭受的 140万经济损失,与网贴不过2075次的点击量 。

人们之所以纷纷质疑,正是因为舆论在不对等中体验到了失衡感:在有力“打击犯罪”之前,“鸿茅药酒”多次涉嫌违法时,当地做了什么?

如果此前,当地秉持着必要的理性与善意对“鸿茅药酒”做出了处理,那么舆论完全有理由相信,谭秦东也会得到同样的对待。

这是谭秦东案之外的问题,但也是对谭秦东的处理取得社会信任的第二个关键。

企业商誉还是言论权利?

社会中的每个成员,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都应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这关系着谭秦东案的最后一个问题。

“鸿茅药酒”的合法商誉应当受到保护。

正如“可口可乐”的最大财富是它的品牌价值一样,市场经济下,任何一家企业的良好信誉,都是其走向兴旺发达不可或缺的无形资产。

中国的法律,对企业通过诚信经营辛苦积累的名誉提供充分保护,不容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诽谤、诋毁、恶意破坏。面对侵害商誉,企业有权选择法律提供的途径维护其权益,这也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

谭秦东的言论权利也应当受到保护。

正当的市场经营秩序,不是商家手持扩音器播放广告的单行道,应当允许、乃至鼓励消费者在使用产品后,依据其亲身经历做出客观评价,更应当鼓励有专门知识的人士发表专业意见,为消费行为提供参考。

良好而畅通的反馈渠道,是市场健康发展、优胜劣汰的关键。面对虚假宣传,消费者有权大声说不,而不是只能用脚投票。

谭秦东案的第三个问题,看起来是企业商誉与言论权利的对抗,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如果谭秦东发布帖子的行为确属故意捏造、散布损害“鸿茅药酒”商誉的虚伪事实,则其自应当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反之,如果“鸿茅药酒”在自身经营中存在漠视法律之处,则谭秦东基于确有依据的事实做出评论,则属无可厚非。

在谭秦东案中,并不存在企业商誉与言论权利并存的矛盾。

谭秦东案的舆论破局,必然要最终回应这三个问题。但是,本案的真正启示却无比简单:一切都应当从法律出发,以法律为依据。本案的结果无论走向何方,都必然要有当事人为自己曾无视法律而付出相应代价。

你我关注的案件,都可以成为一堂法治公开课!

关于广东医生发帖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一事,你是否也有话要说?欢迎剑友们亮明观点、说出看法。咱们在留言区,不见不散!

原标题:印媒罕见“认怂”:我们造一艘航母要10年,你看中国。。。。。。

网友:“我从来不知道印度什么时候在航母力量上对中国有过优势。”

中印两国位置相邻,又同为发展中国家,印度媒体经常在经济、军事等方面对两国展开比较。《印度时报》4月15日刊文关注中国的航母力量,称中国第二艘航母近期将开展海试。在对比了印度自身航母力量之后,文章感叹说,印度将在航母力量上丧失对中国的优势。

文章说,中国将在大约未来一个月内开始对其第二艘航母进行海上试航,同时将继续推进建造巨大的核动力航母的计划,这透露出未来几年中国要将军事力量投向大洋的决心。文章还说,中国在建设航母方面快速推进的速度,很可能让印度丧失自己在这个方面对中国“长期保持的优势”。过去五十年来,印度一直都拥有这种海上的“飞行基地”(意即航空母舰)。

▲ 中国海上大阅兵威武雄壮▲ 中国海上大阅兵威武雄壮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的情景▲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的情景
▲ 印度首艘国产航母建成这样就硬要下水,而且下水不止搞一次。▲ 印度首艘国产航母建成这样就硬要下水,而且下水不止搞一次。
▲ 印度从俄罗斯“获赠”的二手航母,但在改装费用被狠宰。▲ 印度从俄罗斯“获赠”的二手航母,但在改装费用被狠宰。

目前,印度只有一艘“维克拉玛蒂亚”号航空母舰可以勉强使用。该舰是从俄罗斯“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航空母舰的基础上改造的,印度在2013年11月曾以23.3亿美元的价格买入。

正在科钦造船厂建造的“维克兰特”号航空母舰是印度首艘国产航母,排水量约4万吨。消息人士透露,该航母最早要等到2020年10月才可以海试,而要实现全面运行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据报道,该航母建造成本将为1934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86亿元)。

更糟糕的是,印度计划建造的第二艘维克兰特级航母“维沙尔”号(排水量65000吨),由于未得到政府的重视,截至目前,计划还只是一个梦想。一名印度“消息人士”说:“建造‘维沙尔’号的计划一直在原地转圈。在完成三项详细的研究之后,国防部组成了一个三人专家委员会来审查该提议,但是这个委员会从来没有真正推进这些工作。”

印度一名高官将中印两国航母建造情况展开对比说:“在印度,在获得政府批准后,我们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建成一艘航母。而中国正在以极快的步伐建造航母。”

相比而言,全球军事实力最强的美国拥有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每艘航母排水量超过10万吨,可以搭载80到90架战机,能够在全球投射力量并开展打击活动。

在《印度时报》的报道下方,很多网友对文章也发表评论。一名网友说:“我从来不知道印度什么时候在航母力量上对中国有过优势。”还有网友说:“印度在所有方面都没有对中国的优势。我们只是内部不停斗争,而不是发展。印度练瑜伽的人甚至都还不如中国练的人多。”

也有印度网友呼吁印度应该向中国学习。“中国经济更强大,所以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可以建造。印度需要向中国学习很多东西。”一名网友说。

原标题:一艘韩国渔船被日方扣押 船长当场被捕

韩联社报道截图韩联社报道截图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慧玲]据韩联社援引日本共同社16日的报道,一艘韩国渔船因涉嫌在日本冲绳久米岛附近海域无许可作业被日方扣押,船长当场被捕。

日本水产厅称,该韩国渔船(29吨)涉嫌于当地时间14日下午,在冲绳县久米岛灯塔西北偏西的海域未获许可进行捕捞,渔船的船长被作为“现行犯”当场逮捕。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称,这名韩国渔船船长承认在日本海域捕捞较多鱼获。日本水产厅在收到保证金支付证明后,于15日释放了该韩国渔船船长。

原标题:中国女生在韩维护“一个中国”,遭韩国机构直白威胁

今天,韩国的济州航空公司在中国的网络上引起了强烈的争议。

事情的起因,是该公司在韩国发布的一份宣传海报中,不仅将“香港人”、“台湾人”与“中国人”并列,甚至还将中国的五星红旗与台湾地区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也并列了起来,结果引起了一位在韩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的不满,曝光了此事…。。

更令这中国学生气愤的是,为济州航空公司制作这款海报的一家韩国传媒公司起初还对提出异议的中国学生态度强硬,不仅宣称这么做在韩国是“最自然的表达方式”,甚至还威胁要让韩国的学校惩罚这名中国学生!


目前,按照爆料此事的中国留学生的说法,事情之后出现了一些新的进展:那个原本态度强硬的韩国传媒公司,后来又答应这名中国留学生会对济州航空这个把“中国人”、“香港人”和“台湾人”并列的海报做出一些修改,以避免“歧义”。

然而,这家传媒公司修改的方式却比较奇葩,居然是把“中国”改为了与韩国济州临近的中国“山东”省,于是新的海报上就成了“山东”与“香港”和“台湾”并列了。

当然,比起之前把“中国人”、台湾人”和“香港人”错误并列,至少现在把山东和香港台湾放在一起,在逻辑上还相对说得通。

不过,这个修改并没有让关注此事的中国网友满意,因为这终归还是在回避香港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而且这个海报上也仍然在把中国的五星红旗与台湾地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并列在一起。

一直在与韩国这家传媒公司和济州航空交涉此事的那位中国留学生,也因此继续给韩方发去了信息,表达了希望明确香港和台湾都属于中国、以及拿掉“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诉求。

但截止耿直哥发稿时,不论是这家名为K-Pal的韩国传媒公司,还是委托这家公司制作海报的韩国济州航空公司,都没有对此事再有任何回复。

与此同时,香港和台湾的一些“港独”与“台独”媒体却开始大肆炒作这件事,甚至还兴奋地写出了诸如“玻璃心强国人惨遭韩国打脸”这种新闻标题。

对此,耿直哥觉得,如果韩国济州航空公司接下来仍然拿不出让我们中国人感到诚意的回应,反而令港独和台独分子可以不断炒作此事,那以后我们中国人也就别再掏钱给这家不在乎我们感受的韩国航空公司了,让港独和台独分子养活他们就好了。

▲图为济州航空正在中国力推的航线项目▲图为济州航空正在中国力推的航线项目

另外,耿直哥希望其他韩国的企业也能在涉及中国领土主权这个中国人“底线”的问题上好好掂量一下:到底是中国人对你们更重要,还是港独台独分子更重要? 

来源:36氪

刚从博通的收购战中走出来,如今又陷入被前董事长私有化的风波。

据CNBC报道,今年3月被免去高通董事长职务的Paul Jacobs卷土重来,正与战略投资者和主权财富基金进行谈判,寻求未来两个月买下高通。

而英国芯片企业ARM据称,就是雅各布斯接洽的一个潜在投资方。

私有化传闻曝出后,ARM方面向CNET网站澄清,称公司和Paul Jacobs并未就任何可能收购高通的问题展开讨论。言下之意是,ARM并不打算参与高通私有化。

ARM不参与收购高通的逻辑,或许可以从其业务背景来解释。ARM致力于芯片架构研发,包括高通、三星、、联发科等在内的全球千余家移动芯片制造商都是它的客户。

换句话说,处在芯片产业上游的ARM不只是与高通合作,它同时也为高通的其他竞争对手提供芯片设计。如果参与私有化,可能会危及 ARM与其他芯片制造商的关系。

对于ARM的澄清,Jacobs方面拒绝发表评论。

上个月, 在博通恶意收购高通宣告失败后,Jacobs向董事会表达了自己希望将公司私有化的想法。但鉴于其只拥有高通不到1% 的股份,提议在当时基本没有成功的机会。 之后,Jacobs被驱逐出了高通董事会。

至于Jacobs力求实现高通私有化的原因,CNBC援引一位知情人士表示,Jacobs认为高通的两大业务(智能手机半导体业务和无线专利授权业务)不应该被分拆,而此前欲收购高通的博通原先计划将授权业务砍掉。因此,Jacobs在这起收购案中投了反对票。

高通的技术授权部门一直面临着司法和监管威胁,比如高通曾因专利侵权和授权费用过高而被苹果公司起诉。公司私有化之后,这些问题将变得容易解决。

CNBC提到,高通下市也可以让公司免除应付股东的获利压力,可以专注于下一代的移动技术的研发。

除此之外,彭博社报道还认为,Jacobs想要买下高通也是为了挽留其家族在高通公司的影响力。毕竟高通公司是由他的父亲欧文·雅各布斯创立的,而他本人也曾担任了8年的高通首席执行官。

据CNBC了解, Jacobs 目前已经聘请了两家银行和律师来完成这笔收购交易。未来几个月内能否成功收购高通,就要看他是否能从投资人那里筹到足够的资金了。

在科技行业,类似公司创始人用收购方式实现对家族公司的控制已有先例。2013年,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就连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银湖,以244亿美元的总价收购了戴尔公司,完成了戴尔公司的私有化。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